-

還有人特地拍照,準備答應下來後仔細研讀。

“懂得多有什麼用,誰不知道嚴老是華夏聖醫手,據說吃過的藥草比神農還多?顧念知道的多還不是師父好?”這時候,猛地插入一個聲音,也是個老中醫說的。

“她在中醫界有名號嗎,整天就顧著在西醫界出風頭。”

眾人一聽,本來對顧唸的好感也少了不少,“孺子不可教,真的白費了嚴老的教導。”

老醫師也是歎了口氣,看向顧唸的目光也多了幾分失望。

那箇中醫開始誇起蘇子林,“再看看蘇子林,這纔是真正青年一輩的楷模,年紀輕輕,就在中醫界混出自己的名堂。”

蘇子林微微挺直腰桿,眾人也跟著附和,時俞雲翻了個白眼,“又是一群舔蘇子林的,嘖嘖,那老中醫的家族是蘇家附屬的,才幫蘇子林說話。”

顧念無所謂,反正她也隻是來過過場的。

眾人聊天的重點又換到了蘇子林身上,“子林,最近聽說你研究了什麼新的藥物,要不要和大家分享一下?聽說薄氏都要重點和蘇家藥堂合作。”

聽到薄氏兩個字,顧念纔來了一點反應。

她雖然不關注薄氏,但也知道最近兩年薄氏也把手伸到醫藥行業。

如果薄家和蘇家合作,絕對是強強聯手。

顧念低頭,看到嚴師孃發來的訊息:“念念,其實你師父冇事。”

顧念一頓,師父冇事,那她這次來參加的意義是什麼?

嚴師孃語重心長:“你師父這兩年其實想把嚴家藥堂交給你,你知道的,你師兄他們不管是藥理還是醫術都不如你,所以纔會騙你過來,唉,本來打算事後和你說,但師孃良心不安啊。”

顧念抿了抿唇,“冇事,我剛好來看看。”

要是被其他人擺一道,顧念肯定會生氣,但如果是師父師孃,顧念是一點都氣不起來。

畢竟,師父和師孃是她的再生父母,如果不是他們,當初她早就死了。

“你能理解就行,你師兄這次也過來了,你知道他人老實,容易被欺負,平時你師父在還能護著他,晚點看到他,你能幫多幫一下吧。”嚴師孃溫聲道。

顧念應了句‘是’,兩人結束聊天,這時眾人的話題重心都在蘇家藥堂的新藥上。

“據說這次蘇家的新藥,是蘇二少一手研發的,而且和活骨丹有關。”

大家的關注度很高,“據說不久前,在一個慈善拍賣會上就出現過活骨丹,那價格可是拍出了上億的天價啊,還是薄少買的。”

蘇子林笑了笑,“不是和活骨丹有關,我們蘇家這次研發的,就是活骨丹。”

活骨丹?!

顧念本來不在意,但突然想到什麼,麵色一變。

活骨丹,是那個藥丸?!

有人忍不住好奇地問,“是找到活骨丹的藥方了嗎?”

“算是吧,並且加上改良,藥效比之前更好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