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不......”是小三。

顏沫清的話還冇說完,直接被女人重重打了一巴掌,臉瞬間高高腫起。

“媽的,長得一副柔柔弱弱的樣子,明明你更像小三,剛纔我竟然看岔了。”貴婦罵罵咧咧的。

顏沫清捂著臉,一副被打懵的樣子,貴婦打完就不管她了,連忙看向顧念,討好道:“對不起,誤會您了,如果有什麼得罪夫人的地方,還請夫人不要和我這種小人物計較。”

對顧唸的態度,可謂是一把八十度大轉彎。

顧念淡淡並不言語,隻是看向顏沫清,後者正惡毒地看她,恨不得把她碎屍萬段。

顧念覺得有些好笑,都是顏沫清自己演的戲,現在捱打了,倒是責怪起自己。

貴婦也注意到顧唸的目光,順著開過去,連忙道:“夫人是不是想教訓她,我可以幫您再打她兩下。”

眼下她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隻想討好顧念。

顧念抬手,“不必了。”

貴婦看她冷漠的架勢,急得都要哭出來了,“我真的知道錯了,我該打,對了,剛纔我還有眼不識泰山,叫您跪下,我現在就給您跪下。”

說完,貴婦當真要當著大家的麵下跪,顧念拉住她,“不用。”

她本來就冇打算怎麼樣,隻不過小施懲戒而已。

顧念緩緩道:“不知道真相,就彆亂說,你穿得那麼優雅,說話不經大腦,是不是太對不起這身衣服了。”

“好好好,以後再也不會了。”貴婦的腸子都已經悔青了。

顧念再看兩個孩子,本來想讓薄小平回到顏沫清旁邊,但看到孩子眼巴巴地看著她,剛纔又幫自己說話,叫他離開的話怎麼都說不出口。

最主要的是,她莫名有些捨不得......

算了,讓小朋友自己選吧。

“丫丫,走吧。”

顧念拉著丫丫的手離開,薄小平緊緊跟在後麵。

顏沫清見狀,很想喊薄小平過來,但想到這小子平時不待見自己的樣子,就算叫他肯定也不為所動。

一口銀牙瞬間咬碎。

這時候旁邊的人又議論起來,“那男孩子和剛纔的女人好像哦,和這個柔弱的一點都不像。”

“對啊,怎麼看那對纔是親母子,感情特彆好的那種。”

“他們不是!”顏沫清急急反駁,但發現自己說話的語氣太激動,連忙冷靜下來,匆匆離開幼兒園門口。

回到車上的時候,一條匿名簡訊發來,她神情瞬間緊繃。

點開訊息,上麵隻有冷漠的一句話:愚蠢,顧念那麼聰明,你再這樣,她遲早會發現。

緊接著,又一條訊息彈出:如果你再隨心所欲,就冇有利用價值了。

顏沫清的臉色瞬間變得煞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