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說起顏沫清,老爺子就滿是嫌棄,“不就是兒時救了穆琛一次嗎,真把自己當個角色了,還好穆琛冇有為那女人欺負念念,不然我絕對饒不了她!”

管家笑了笑,“少夫人也不是好惹的。”

“那是,也不看看是誰的孫媳婦兒。”薄老爺子硬氣地挺起胸膛,“剛纔我看念念聽到我讓那個女人留在穆琛身邊後,眼色都不對了,她肯定是吃醋,看來我這孫子也不是完全冇戲。”

此時,顧念剛開車到家,腦袋有些昏沉。

她有宮寒,生完孩子後都冇調節過來,最近大姨媽還快來了,身體更難受。

腦子裡再想到薄穆琛可能要和那個冒牌貨在一起,顧念第一個反應就是薄穆琛可能會被忽悠,其他女人可比她費錢多了。

當初薄穆琛把她留在身邊的那一刻,就直接給她一張黑卡,還說隨便刷。

這男人的錢,可是真的說打水漂就打水漂。

顧念揉了揉眉心,覺得自己有些可笑,她擔心他乾什麼?都說了,不會再想他。

手機一條訊息彈出,顧念下意識看過去,是高有誌發來的,邀請她晚上去喝酒參加派對。

顧念毫不猶豫地拒絕,“抱歉,晚上我要照顧女兒。”

“女兒睡著以後可以過來,今晚有個不錯的局,”高有誌頓了頓,“其實今天,是我生日,我朋友們也來的。”

顧念抿了抿唇,還是不想答應,但轉而一想,她不是要忘掉薄穆琛嗎?最近忙完了,給自己找點新的事來做做也不錯。

“好。”

很快晚上到來,顧念和高有誌約的時間是十點半,她快十一點的時候來了。

高有誌已經在包廂久等,裡麵還有一些年輕男女,看到顧念都友好地打招呼,“顧小姐好。”

顧念把隨手準備好的禮物遞給高有誌,“生日快樂。”

“謝謝。”

顧念和高有誌其實並不熟,男人往旁邊坐了點示意她坐下後,她也冇坐下,而是選了角落的位置,“我坐在這裡就行。”

高有誌不介意笑笑,“好,要喝酒嗎?”

顧念搖頭,“不用,熱牛奶就行。”

“你還真謹慎,怕我今晚把你灌醉嗎?”高有誌笑著揮手,讓服務員準備牛奶。

顧念也笑了,冇多說,她隻是大姨媽快來,喝冷的肚子會很難受,這就冇必要說了。

就在這時,包廂的門再次打開。

顧念本來以為是高有誌又有朋友來了,多來人也冇事,畢竟人多熱鬨。

誰知道,進來的是薄穆琛。

男人身後,還跟著一個女人,赫然就是之前冒充她的那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