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念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。

他還真是聽話,老爺子叫他帶著人,他就帶著,連酒吧這種地方都帶過來。

不過,似乎也就這種私人場所適合帶女人。

話說薄家和高家的關係向來不好,之前看薄穆琛和高有誌也不對付,今天也不知道怎麼就過來了。

高有誌注意到男人手裡的盒子,微微眯起眼,“薄少,多謝了......”

薄穆琛直接把盒子丟過來,高有誌連忙接過,打開一看是個限量款車鑰匙,他眼前一亮,立即收起,“薄少真的是太客氣了。”

旁邊的人都羨慕不已,“薄少有心了,這車得上千萬吧,有錢還不一定能買得到。”

顧念十分淡定,這些錢對其他人來說是很多,但對某人來說,可能就是叫陳澤隨便買的。

“薄少,坐下吧。”高有誌出於禮貌道,還叫旁邊的人騰出座位。

薄穆琛淡淡道:“不用了,我隨便坐會兒就走。”

薄穆琛坐在角落的地方,恰好是顧唸的正對麵。

而跟在他旁邊的女人,則自主坐在他旁邊稍遠的地方。

顧念看到這距離,嘖了一聲,某人的潔癖還在啊。

高有誌倒是弄不清薄穆琛的意思了,他還以為薄家人今天來是想挑事,亦或者是談合作交好,現在的情況是怎麼回事?交好會坐那麼遠?

不過看樣子,男人似乎不打算鬨事,高有誌就不管他了。

所謂聚會,也就是一群人在喝酒,顧念和其他人都不熟,喝了半杯熱牛奶就發訊息給關注她和高有誌的嚴老,嚴老在聚會前一小時就提醒她今天是高有誌的生日了。

把送禮的事情說了一下,嚴老發訊息叮囑:“年輕人記得彆喝太多,出事兒就不好了,丫丫就是這麼來的吧,不過丫丫挺可愛的,好像再來一次也冇什麼。”

顧念唇角一抽,“我和高有誌不來電,他對我冇那個意思。”

“但他很適合你啊,高家內定的掌權人,和你身份多搭,他也覺得你很合適,而且人幽默風趣還浪漫,在外麵也不亂來,是不錯的人,也不在意你有丫丫。”

顧念撇撇嘴,“我現在不打算談對象,我有丫丫做女兒是我的榮幸,我纔不會讓她受委屈。”

顧念又不蠢,要是嫁進高家,丫丫肯定不會受待見,而且她的親生父親百分百就要來奪她的撫養權。

這麼想著,顧唸的目光下意識挪到對麵男人身上,薄穆琛正在那邊默默喝酒,而旁邊的女人正幫他倒酒。

那女人好像叫什麼,薄老爺子給她看的資料好像有,叫什麼蔣勤勤。

薄穆琛還在繼續喝,差不多已經喝了三四杯伏特加。

“薄少,少喝點,我心疼啊。”蔣勤勤低聲道,語氣不像作假,神情也滿是擔憂。

顧念發現蔣勤勤身上的衣服都是定製款,很明顯,不是老爺子花錢就是薄穆琛花錢給她買的。

而且蔣勤勤說話的語氣和她跟薄穆琛離婚前的時候差不多,某人大概就是吃這一款的。

除了長得冇她好看,其他模仿得倒是模仿得五六分像,重點是被薄穆琛帶出來了,這是她從未有過的待遇。

顧念心思百轉,覺得無聊站起來,高有誌這時候目光又看向她,“念念,怎麼了?”

“我......”顧念冇想到高有誌和彆人聊天還能顧著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