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念痛得想打滾,但男人還是越抱越緊,完全冇鬆開的架勢,她現在的力氣還掙脫不開,難受得眼淚一直往下掉。

“薄穆琛,你快點醒過來,我快不行了!”

她對著男人的臉頰,不管三七二十一,直接咬了上去,能有多用力就有多用力。

事後顧念隻覺得後悔,十分後悔。

這一咬真直接把男人咬醒了,睜開看著顧念,眼裡還帶著一絲朦朧,顧念立即鬆嘴。

女人的臉上都是眼淚,蒼白又惹人憐愛,薄穆琛二話不說把她抱起,“等等,馬上就好。”

“你放我下來!你要乾什麼!”顧念都懵了,怎麼就突然把她抱起來了。

女人在空中踢了兩下腿,這點掙紮在男人眼裡基本可以忽略,直接被抱到主臥裡。

顧念瞪眼,都這時候了,他腦袋裡還在想什麼?

但男人隻是把她抱到主臥,就出去了,還順便帶上門。

顧念一時間不知道他要乾什麼,肚子一陣陣的疼,她隻能捂著肚子,小心翼翼地忍著。

很快門又被打開,薄穆琛還帶回來一個人,是家庭醫生,“快看看她出什麼問題,我已經聯絡私人飛機,把她送到最好的醫院。”

京都這邊的醫院,他都不太放心。

顧念睜大眼,懷疑自己幻聽了,來個大姨媽需要這麼誇張嗎?

家庭醫生聽到薄穆琛的話,麵色一下就嚴肅起來,急忙上前檢視,顧念縮回手,直接道:“大姨媽,經痛。”

她的聲音不大不小,但在場的人都能聽到。

家庭醫生輕咳一聲,“夫人經痛啊......我給你開一些止疼的藥物。”

“止疼藥對我冇用。”顧念回絕道。

她對藥物幾乎免疫,就算給自己吃止疼藥,都冇有什麼作用,隻能靠身體熬過去,這也是顧念最痛苦的地方。

家庭醫生點了點頭,“那就喝點紅糖薑茶,讓傭人做就行,這段時間夫人切忌吃生冷辛辣食物,不要洗澡洗頭,還有房事也......”

他表情微妙地看了眼薄穆琛,顧念本來不知道他這一眼是什麼意思,當她看到男人臉上明顯的牙印時,恨不得鑽進地裡。

那牙印明顯是她剛纔著急的時候咬出來的,有些太用力了,現在還有很明顯的痕跡,冇想到被誤會了。

“房事拖一拖,等到月經過去後,再繼續。”家庭醫生說完所有話,明顯,他以為薄穆琛那牙印是兩人正要進行什麼的時候,女人咬的。

顧念想解釋,但又覺得解釋太矯情了,乾脆埋在被子裡裝死,薄穆琛麵色淡定得不行,彷彿根本冇聽懂醫生的意思,或者一點都不在意。

顧念覺得是後者。

男人淡定地把醫生交出去,顧念把臉埋在枕頭裡,覺得自己的臉算是丟儘了。

又過了將近半小時,顧念腦袋很困,但肚子疼得不行,根本睡不著。

腦海裡突然想到在離婚之前,每次她來大姨媽的時候,男人都選擇分房睡,或者回公司。

顧念之前也不覺得什麼,薄穆琛有潔癖,很多男的都覺得經血不乾淨,分開睡也好,他就不會看到她這麼狼狽的一麵。

冇想到,現在還是看到了。

現在他又走了,顧念捂著肚子,明明已經習慣了,但這時候,心裡莫名有些失落。

就在顧念身心難受,打算忍著疼繼續努力哄自己睡著的時候,門緩緩打開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