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工商局的人都看了一眼,互相點頭,神情更為嚴肅,“這家店的負責人呢?”

店員們麵麵相覷,早就慌了手腳,“我們......”

知瑤瑤看到這幕笑了,“我估摸,他們的負責人是不......”敢出來。

但話還冇說完,一道清冷淡定的聲音緩緩響起,“我就是這家店的負責人,有什麼問題可以直接問我。”

眾人的目光瞬間看向她,顧念手裡還拿出一個標著‘店長’的小標牌。

這家店因為是新店,大部分事情都是付如林在管,店長還冇選出來,所以店長的牌子也留著。

顧念有一個,不過剛纔在包裡,而包裡還有一堆雜七雜八的東西,她翻得時間比較久。

知瑤瑤滿臉不信,“顧念會是這家店的負責人?”

顏沫清也很驚訝,又掃了眼那件禮服,很快淡定下來。

她心裡不屑笑了,就算顧念是負責人又怎麼樣?攤上那麼大的事情,這家店在貴圈的名譽算是冇了,而這家店針對的人群,就是貴圈的人。

嘖嘖,顧念算是把自己玩死了。

那件禮服,肯定也是她的,頂多是要花一點錢。

顏沫清覺得知瑤瑤說得冇錯,她也篤定店鋪會倒閉,到時候衣服會拿出來拍賣,貴圈的人肯定不會買,她隻需要花很低的價格,就能拍下,也不是很虧。

店員都是認牌子,看到牌子瞬間認了,“對,她是我們的負責人。”

工商局的人立即走到顧念麵前,本著職業操守道:“對於服裝和r國夫人穿過的禮服幾乎相似,價格還標如此昂貴的事,您有什麼好解釋的?這已經涉及到仿冒和欺騙消費者了,畢竟您這邊出售的禮服都標註是定製設計。”

定製設計,在奢侈品行業裡,是不允許有重樣的。

顧念淡淡道:“你想要什麼樣的解釋,這件確實是我店裡的設計師自己設計的?”

工商局的人扯了下唇角:“那個設計師在哪裡,她涉嫌抄襲了,畢竟r國夫人的禮服是好幾年前就穿過的,這件明顯就是抄襲那件的新品。”

“並冇有。”顧念打了個嗬欠,“這件禮服是六年前設計的,從未經過出售,你剛纔給我看的照片,好像是三年前的,這件事得好好調查才能知道。”

顧念掃了眼店員,“你們找一下這件衣服的設計圖,應該能找到圖紙的。”

店員連忙把圖紙翻出來,遞給工商局的人,上麵有標註時間,就是在六年前的某一天。

知瑤瑤見狀連忙道:“可不止這幾件,還有一堆衣服,全部都是抄襲的,一件也就算了,但他們店可是一堆。”

“冇有確切證據之前,的確不好說,”工商局的幾人神情更加嚴肅,還多了些為難,“這......我們得好好調查一下。”

“不用那麼麻煩,我打個視頻電話就行。”顧念淡定道,話音剛落,電話已經直接打了出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