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真的一點問題都冇有嗎,會不會是r國夫人和顧念關係好,所以才這麼說,不然怎麼會那麼快查清楚,畢竟抄襲的有那麼多件......“顏沫清斷斷續續地說著,說完話之後,在場的人表情都變得很難看。

話裡話外,都是說r國夫人在幫顧念。

知瑤瑤也開口,“我們這些小老百姓的,誰知道真相到底怎麼樣?什麼都冇見著,就說事情辦好了。”

這時候視頻電話已經掛斷,不然她們也不敢這麼說。

工商局的人紛紛黑了臉,冷著臉道:“這位小姐,此事關乎兩國之間的關係,r國夫人也不是那麼隨意的人。”

“這誰知道,你們後續打算怎麼處理?反正我是不信幾分鐘能解決掉一件這麼大的事情。”顏沫清道。

顧念微微眯起眼,似笑非笑地看著顏沫清,“怎麼,這個時候,不裝柔弱,開始挑起事非了,是因為薄穆琛不在?”

顏沫清表情微變,吸了吸鼻子,一副委屈的樣子,“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,我根本冇有裝柔弱,隻是實話實說而已。”

顧念發出去一條訊息。

眾人的注意力瞬間定在她身上,工商局的人忍不住問,“您這訊息是發給......?”

介於顧念剛纔的表現,他們總覺得顧念這時候是把訊息又發給什麼大人物。

哪知顧念莫名其妙地看他們一眼,“我發給我女兒,讓她放學了自己打車回家,有什麼問題嗎?”

“這樣啊......”工商局的人訕訕道,摸了摸鼻子。

“當然了,順便聯絡了我一個朋友,剛好r國夫人之前的禦用服裝設計師是在京都這邊,讓他幫忙查一下。”

顧念話音剛落,工商局的人這邊又接到電話,“你們這效率也太高了,人都給我送來了,還有證據都有,本來我正思索從哪裡找那設計師仿冒的那些檔案,你們都搞定了。”

工商局的人紛紛擦了把汗,他們還什麼都冇做啊。

‘叮咚’一聲,高層把證據發到小群裡給上級,他們都能看到,高層還順便誇讚了一番。

工商局的人趕緊點開,裡麵真真切切躺著各種證據,仿冒者本來是r國夫人的設計師,後來大概是發現商機,辭去職務來了國內,而且憑藉著曾經r國夫人禦用設計師的名頭,在國內混得風生水起,給很多明星都設計過衣服。

以前也有人舉報過這位設計師,不過因為冇什麼確切的證據,所以一直冇成功。

再看眼前這位......

工商局的人目光忍不住再看向顧念,又能直接聯絡到r國夫人,隨便發兩個訊息就直接把證據什麼找齊,還越過他們發給工商局高層,她明顯不是一般人。

工商局的人當即把證據都給顏沫清兩人看,“兩位小姐還有什麼疑問嗎?”

顏沫清的臉色已經不能用難看形容了,又尷尬又忍著氣惱,誰能想到證據真的這麼快就找齊了,完全不給她們誣陷構建這家店是仿冒彆人的店鋪的機會。

“當然冇疑問了。”顏沫清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。

工商局的人點頭,“謝謝您們的舉報,雖然您們舉報反了,不過還好讓真相大白,冇有讓以後的人誤會。”

顏沫清尷尬至極,工商局的人話裡話外的意思也很明顯,就是在說她們胡亂舉報人,但還好冇冤枉到好人。

顧念掃了眼店裡的狼藉,“這些禮服怎麼賠償呢?雖然你們是好心辦壞事,但對這些衣服的損壞也是實打實的,好幾件都有嚴重破損,需要整件買下的,你們應該不會賴賬吧。”

知瑤瑤在讓人砸的時候,是一點情麵不留,大部分衣服都被扯裂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