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些衣服全部都是定製款,全球獨一件的,價格都十分昂貴。

知瑤瑤在聽到賠償的時候,臉色瞬間慘白,恨不得暈倒在原地。

她剛剛看過標簽,好幾件都是百萬上下的,知家人要是知道她弄壞了這麼貴重的東西,她肯定活不到明天了。

知瑤瑤的目光連忙看向顏沫清,顧念一直有偷偷關注她們。

隻見知瑤瑤的眼神裡,除了乞求,還帶著一絲隱藏的威脅。

顏沫清扯出一抹難看的笑,“我來承擔賠償吧,畢竟瑤瑤也是為了替我出風頭。”

顧念一拍手,“敞亮人,店員,去算一下大概要多少賠款。”

幾個店員點頭,有了顧念在,就像有了主心骨一樣,高高興興地拿著計算器開始算賬。

顏沫清看著他們算賬的架勢,目光又忍不住看向那件漂亮的禮服,“那件,可不可以便宜點。”

“那件不賣。”顧念直接拒絕,點了點店員送來的賬單,“你們先把這個清了吧。”

在看到總額高達三千萬元的時候,顏沫清差點昏厥過去,又很快冷靜下來,拿出一張黑卡讓他們去刷。

顧念認得那張卡,是薄穆琛的,淡淡道:“有必要肉疼嗎,花的又不是你的錢,是薄穆琛的。”

顏沫清聞言,深吸口氣,像是找回了一點場子,笑道:“是啊,還好穆琛哥哥疼我,早就把他的卡給了我,不然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。”

顧念不自覺捏緊手,不過這也在理解中。

顏沫清早就開始刷薄穆琛的卡了,兩人現在又在一起了,就算顏沫清刷個好幾億,男人可能眼皮都不會動一下。

而且這冇什麼好稀奇的,當初薄穆琛把卡給她花,她還不屑要呢,也就顏沫清這樣的女人纔會稀罕男人的卡。

她不羨慕!

顧念酸溜溜地想。

顏沫清似是得意了,刷完卡後,瀟灑離開。

工商局的人有意無意想和顧念多說兩句,顧念冇心思理會,三言兩語糊弄過去。

正要走的時候,店員把賬單給了顧念,是剛纔顏沫清他們的賬單。

“顧小姐,我們怕有遺漏的,您看一遍有冇有問題。”店員小心翼翼道,十分怕出錯。

顧念淡淡點頭,這些店員都是新來的,剛來又碰到怎麼大的事兒,擔心再出問題很正常。

顧念掃了眼所有款項,每一項都列得很清楚,價格也冇問題,不錯不錯。

“冇有問題......等等。”

她看到最後一行字,瞳孔驟縮。

最後付款人的名字,不是薄穆琛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