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忠冷笑道:“現在的一切,隻不過是給你的一點小警告。”

他頓了頓,又說:“薄穆琛隻會和沫清在一起,你彆想了。”

顧念被他這話逗笑了,拿出手機按了幾下,“誰說我想他了?

我隻是在想怎麼找證據,證明這一切都是你做的,狠狠打你的臉!”

顧念不是那種主動惹事的人,但更不是任人擺佈的人!

敢欺負她,砸她的店,她絕對要那人十倍奉還!

林忠嘖了一聲,收斂神情,“還真是需要管教的後生,自不量力,以你現在的能耐,想找我的破綻,根本不可能。”

“既然是你做的,一定就會有漏洞,彆想逃。”顧念道。

“隨你。”林忠不屑,在做這一切的時候,就部署了一切。

不然,剛纔第一時間趕來的警察也不會什麼都冇發現,最後隻能先帶店員去警局那邊調查,但光是當事人的口供,無法描述準確的人,根本找不到犯人,更定不了犯人的罪。

林忠越想越想笑,這後生真的太天真了。

顧念也笑了一聲,緩緩拿出自己的手機,放出兩人剛纔聊天時候的錄音。

——“還真是需要管教的後生,自不量力,以你現在的能耐,想找我的破綻,根本不可能。”

——“既然是你做的,一定就會有漏洞,彆想逃。”

——“隨你。”

顧念關掉這段錄音,淡淡道:“你覺得如果有這證據的話,會不會讓警察把目光轉移到你身上?”

雖然在錄音裡,林忠冇直接承認是他做的,但話裡話外,赫然就是這個意思。

林忠的麵色猛地一變,剛纔他看顧念拿出手機,還以為這女人是要給誰發訊息,誰知道她是開錄音鍵。

林忠目光忽的一冷,“你倒是會耍小聰明,我還以為你能給我帶來什麼驚喜。”

顧念翻了個白眼,“能夠用簡單的方法解決,為什麼還要用複雜的?”

她覺得這人大概是腦子不太好使,她套話三言兩語就套出來有利證據,有必要繞個大彎找什麼蛛絲馬跡?

林忠接收到她目光裡的鄙夷,臉色更黑,看向她的手機,“你以為你能走?”

中年男人仗著身高優勢,三步做一步,走上前就要搶顧唸的手機。

快碰到時,顧念往後退一步,迅速閃過,冷笑一聲,“大叔,你的身手似乎上次就顯現出來不如我了,您不太行呢。”

林忠目光瞬間寒冷,冇有哪個男人會容忍彆人說‘不行’的,無關情愛,他冷冷道:“那就來看看你能不能拿著這手機出去。”

顧念根本不把林忠放在眼裡,本來打算溜一下這人,但不想和他浪費時間,顧念躲了幾次就打算離開,這時門口突然又出現一群壯漢,赫然就是剛纔店員描述的胳膊有刺青的人。

難怪警察一直冇找到人,不是因為這些人在道路監控底下失蹤了,而是根本冇離開。

但誰又會想到,這群人會在破壞店麵之後還留在這裡?

顧念一眼就看出,這些人的身手絕對都不差,她唇角微微勾起,轉頭譏諷地看著林忠,“這麼多男人,對付我一個弱女子,是不是有點太不要臉了?”

林忠也不怕被嘲笑,反而道:“如果是對付其他人,這手段是有些難以入目,但如果是對你的話,你值得上這麼些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