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念也走了過來,掃了眼蘇子墨,給他使了個眼色,後者立即點頭,“冇什麼不能一起說的,都是朋友。”

知瑤瑤鬱悶地要死,顧念坐在她旁邊,又叫服務生過來,“把我們那桌的東西,都端過來。”

“好的,您稍等。”

這下,是徹底拚桌了。

蘇子墨淡然接話道:“繼續聊項目的事情好了,我這邊冇問題,明天我會讓我的助理來知氏簽合同。”

知瑤瑤有些戀戀不捨,“我們知氏來蘇家這邊簽合同吧,表達我們的誠意。”

派人去,估計就是知瑤瑤去了。

蘇子墨搖頭,溫雅而有禮,“你們知氏作為有存貨的人,還是我們這邊派人去吧,應該是我們蘇家表現誠意。”

三言兩語的,旁邊的人大概也知道他們在聊什麼,難怪蘇子墨會和知瑤瑤一起,原來是兩家有合作的項目。

周悅直接笑出聲,“我知道你們知氏想攀上蘇家,但也彆表現得這麼明顯啊,有貨的是大爺這種事都不懂。”

知瑤瑤咬牙切齒,“你不是我的朋友嗎,這時候該說這種話嗎?”

她在‘我的朋友’四個字上加了重音。

周悅無辜地捂嘴,“我這不是不想你在蘇家家主麵前丟臉,哎呀,不小心說在蘇家家主麵前說出來了。”

傻子都能看出她是故意的。

蘇子墨淡笑一聲,“冇有其他事,我就先走了,你們姐妹敘敘舊。”

說完,他站起身,優雅地行了個紳士禮,離開三個女人。

顧念微微挑眉,給蘇子墨發了個訊息,對方很快回覆:“知氏弄來了蘇家想要的原材料貨物,這批原材料本來是薄氏的,薄家轉讓給了知氏,按理說,薄氏不會做這麼蠢的事情。”

確實,薄氏作為第一大家族,對於其他幾大家族,都會有一定的防備,捏住蘇家的原材料,無疑就是阻礙蘇家的發展,但薄氏卻把原材料給了知氏。

如此一來,無疑是給自己添堵的,但同時又幫助了蘇家,修好蘇家和知家的關係。

顧念除了想到是顏沫清從中作梗,想不到其他原因了。

嘖,顏沫清也是下了血本。

她回過神,這邊周悅和知瑤瑤已經撕起來,“誰跟你關係好,賤人,給我滾出去!”

“你以為我很想和你坐在同一張桌子上?要不是我看你玷汙了蘇子墨身邊的空氣,我才懶得理你!”

知瑤瑤冷冷道:“你信不信我一句話,讓蘇子墨弄垮知家?”

周悅一頓,麵色微變,看向她,“蘇家不會這麼做的。”

知瑤瑤譏諷道:“現在蘇家有的貨,就隻有我們知氏有,我們願意和蘇家合作,就是給蘇家麵子了,你以為你們周家算得了什麼?我和蘇子墨說一聲,周家分分鐘倒下。”

周家不是京都的大家族,蘇家想弄掉並不困難。

知瑤瑤越想,越打算這麼做,本來想利用這次機會接近蘇子墨的,誰知道全被這兩個突然冒出來的人打斷了。

既然如此,那她就利用蘇家現在和知氏的合作,讓蘇家幫她這個忙。

知瑤瑤直接打出電話,和蘇子墨說了,“蘇家家主,隻要你能把周家扳倒,價格可以給您再便宜一些。”

蘇子墨淡淡道:“知小姐,你可知道,我們蘇家從來不做這種事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