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記者搖頭一臉無辜,“我也是聽人說的,有人在我們內部群放了訊息,說琳醫生這邊搶救根本救不活的病人,手術失敗的概率特彆大。

那可是琳醫生,她那百分百的手術成功率,要是失敗一次被我們報道出去,到時候肯定會火。”

失敗次數多了,不會有人關注,但有的人從未失敗過,就會被無數人關注了。

時俞雲忍不住罵了句娘,“有毒吧,人家搶救人,你們不關心人能不能救下,還巴不得人家搶救失敗。”

記者笑得訕訕,“混口飯吃嘛......”

她讓保鏢幫著醫院保安把這群人趕出去,一邊打電話給薄穆琛:“穆琛哥,幫個忙,把顧念在醫院做手術的訊息壓一下,這個你擅長的......”

“好。”

時俞雲看著掛斷的電話,再看醫院大門的方向,哼了一聲道:“誰讓我就知道你有騎馬國際冠軍Max大佬的聯絡方式呢,幫了你的忙,你可得記得我的人情。”

把訊息都壓下來,這樣就算顧念手術失敗,也不會一下激起千層浪。

醫院周邊的記者,像是失蹤了一樣,不到半小時全部消失。

但很快,醫院大門口又出現了新的鬨事者。

“瑤瑤啊,你可不能出事,你是我家裡的獨苗啊。”打扮得如同貴婦一樣的女人在門口大哭,旁邊還有一個穿著西裝的中年男人,也是老淚縱橫。

“琳醫生,我知道瑤瑤前段時間得罪您,您可彆在手術上故意使壞。”

保安過去攔他們,“放心,琳醫生肯定會儘自己最大的努力搶救的。”

知父冇好氣甩開保安的手,吼道:“誰知道是不是會儘力救,其他人都說我女兒活不了,很難救,肯定是琳醫生提前讓人發出去的訊息。”

“是真的,您女兒送過來的時候,氣都要冇了,搶救成功的概率本來就不高,不能全怪琳醫生......”保安忍不住道。

他守在醫院門口,當然看到知瑤瑤送來的時候渾身是血,本來死亡率就很高。

“我不信,肯定是琳醫生做的手腳,什麼百分百的成功率,她就是估摸著國際上人人都說她成功率是偽造的,所以乾脆破罐子破摔,直接開始失敗,還拿我女兒當她第一個失敗例子。”知父語無倫次地罵道:“我手上還有她們爭吵的證據,還就是今天,在餐廳裡的,要是失敗,我第一個放出去!”

麵對這麼極端的病人,保安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。

“誰在醫院鬨事?”一道陳冷的聲音,在大廳裡響起。

知父還想罵,扭頭看到薄穆琛的臉,瞬間焉了,站起來諂媚道:“薄總,哪裡的風把您吹過來了?”

“薄總。”保安也恭敬地和男人打招呼。

薄穆琛冷淡道:“這家醫院我投資過,想鬨事?”

“我,我就是怕女兒死在手術檯上,您是不知道我女兒和琳醫生的關係有多差,他們爭吵的視頻我都留著呢。”知父道,連忙把手機遞給他:“也不知道是誰發過來的,但這視頻是真的,您看看,琳醫生很可能會做手腳啊。”

薄穆琛打開手機,看到上麵匿名的電話,還有裡麵的話術和視頻,都是那人發的,知父差不多就是把那些話了一遍。

很明顯,有人惡意針對顧念!

與此同時,手術室的燈,滅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