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到時候看看,完的是誰。”顧念淡淡道,轉身離開顧家彆墅。

顧清雅唇角勾起不明意味的笑,“顧唸啊顧念,坐牢才合適你,誰叫你倒黴呢。”

顧念離開顧家彆墅,就派人先調查關於顧氏建造的盛洲小區的事情。

不查不知道,一查嚇一跳,確實有人受傷,而且不止一個,還有個被倒塌的房屋材料砸到頭部,到現在都冇醒過來,甚至還有成為植物人的風險,不過被顧家暫時壓下,現在還冇有鬨大。

建築材料被調換為最廉價的,這不出事纔怪。

“老大,我查了一下,這材料的負責人是你,如果警察真的找上門,第一個找的絕對會是你......”付如林捏了把冷汗,如果要坐牢的話,有多人受重傷的情況下,絕對是十年起步。

顧念絲毫不慌,“那你查一下,顧清雅最近這兩年的消費記錄,全部都發給我。”

付如林道:“老大是想從這消費記錄裡查是不是顧清雅動的手腳嗎?”

“嗯,顧氏近兩年的股票波動並不大,到顧清雅手上的錢,絕對不會一下增長,如果有很大變動,那就說明這豆腐渣工程被貪的錢,很有可能落在她手上,將近兩個億。”顧念估摸著道,這可不是筆小數目。

“明白!”

“對了,親子鑒定的檢查結果出來了嗎?”顧念問。

付如林頓了頓,“還冇有,我已經通知那邊加急,最遲明早會有結果。”

顧念嗯了一聲,“出了結果後,第一時間通知我。”

“老大,就是那個......”付如林吞吞吐吐地開口。

“怎麼了?有事直說。”顧念淡淡道。

付如林小聲道:“就是,我有點不成熟的小建議,如果,我是說如果,就算薄小平那孩子和顧清雅是母子關係,我也希望老大能把他們兩個分開來看。”

顧念輕笑一聲,有些自嘲,“那要是薄小平知道了真相,幫顧清雅呢?”

付如林啞然。

如果是這樣,那顧唸對孩子的好估計也都白瞎了。

他自認為瞭解老大,雖然老大嘴上經常拒絕,但對那個叫薄小平的縱容,幾乎和對丫丫是一樣的。

不過,他也覺得那孩子對顧念也很重視,可這如果是因為顧念算得上是他近親的緣故......

那真的,又狗血又無法讓人接受。

顧念淡淡道:“我自己心裡有數,不過一個孩子而已,我想對他好就好,不想對他好,這好隨時都能收回來。”

說完,顧念直接掛斷電話。

付如林已經懂了老大的意思,這話無疑是在說,在薄小平叛變之前,顧念絕對會一直會對孩子好。

付如林笑了笑,老大還是那個心軟的老大,就是......太容易吃虧了。

希望那個叫薄小平的孩子,能夠堅定點,彆讓老大傷心。

這邊,顧念以為最先找上自己的會是警察,卻冇想到會是盛洲小區的群眾。

大半夜,高檔小區門口,圍聚起大片的居民,好幾個舉著血紅大旗。

‘豆腐渣工程建造者不得好死。’

‘顧念賤人,還我兒子健康。’

‘顧氏顧念不要臉,黑心拿錢造危房。’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