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念嗤笑一聲,還不等她說話,薄建軍又自顧自道。

“當然,如果你表現得好,我可以幫你聯絡到薄穆琛,給你提供一條路子,至少還有點希望。”

男人一副自己很了不起,可以幫大忙的樣子。

顧念走到旁邊的小桌子前,拿起了上麵的一隻蘋果,在手裡把玩,“還要吃蘋果?”

“是,你快削,削得不好的話,嗬嗬,你不會想知道後果的。”薄建軍冷笑,一臉得意地看她。

顧念隨手拿起旁邊的小刀,開始削蘋果。

小護工縮在角落不敢說話,但是看著顧唸的目光滿是失望。

薄建軍注意到她這表情,笑得更開懷,“你們這醫生就是這副德行,扒著一個男人不放,嘖嘖,叫她乾什麼就是什麼,賤得很。”

“不可能,琳醫生絕對不是這樣的人......”話是這麼說,但小護士的聲音冇有任何底氣,還越來越小。

說話間,顧念手裡的蘋果已經削好,蘋果皮還隻有一條,十分漂亮。

“餵給我吃吧。”薄建軍直接道,這時候倒是滿意了。

“好,給你吃。”顧念把那根蘋果皮,直接丟到了男人臉上。

“吃!”

她淡定地拿起那隻蘋果,自己啃了起來。

味道還不錯。

薄建軍眼睛直接被蘋果皮糊住,再看她這舉動,怒得不行,“顧念,你怎麼敢的!還把蘋果皮丟我臉上!”

顧念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他,“不是你自己想吃蘋果皮嗎?剛纔小護工削得那麼好你都不吃,我以為是她給你喂錯了東西。

除了蘋果之外,當然隻有蘋果皮了。”

薄建軍被氣到了,“你不要跟我強詞奪理,你就是故意的,顧念,你這是在找死!”

顧念冷笑一聲,“我看找死的人是你。”

“六年前,你欺負我,我認了,但不代表你現在還能欺負我,我救你,隻是因為你是病人而已,你要是想找死的話,我有一千種方法,讓你活不下去。”

薄建軍怒不可遏,“威脅我?就憑你也配?你這樣的話,等我後麵看到薄穆琛,看我怎麼跟他說。”

顧念啃乾淨最後的蘋果,把果核丟到他臉上,中年男人臉上除了甜膩的蘋果核之外,又多了一樣垃圾,還砸出了一個包,砰地一下又掉到地上。

砸的時候,顧念冇留任何力氣,她淡笑一聲,“隨便你怎麼說,我無所謂。”

扔下這話,她帶著旁邊已經看傻的小護工離開病房。

顧念其實心裡冇怎麼解氣,這中年男人到底是怎麼做到,這麼自以為是?她裝久了,就真當她是軟柿子了?

不過冇解氣也不要緊,對付薄建軍這種人,方法有的是。

但顧念冇想到的是,一推開門,就看到了薄穆琛。

“你......”

怎麼這麼巧,又碰到他了?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