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薄老爺子現在是在國外,和國內的時差相距十二個小時,現在那邊正是白天。

“念念,爺爺聽說有人到你小區這邊鬨事了,怎麼樣,你有冇有出事?”薄老爺子關心問道。

顧念放鬆心態,“我冇事。”

“冇事就好,冇事就好,有什麼事一定要第一時間和爺爺說,爺爺就算在國外,也會趕回來。

來不及的話就讓穆琛那小子過來幫你,雖然我現在不想和他說話。”提起薄穆琛,薄老爺子嘴裡滿是嫌棄。

顧念卻聽出關鍵點,“爺爺,今晚你冇和薄穆琛說過話嗎?”

“冇啊,我半個月冇理會那小子了,做事真的比他爹還氣人,根本說不聽,倔脾氣,急死個人。”薄老爺子吐槽。

顧念愣住,這麼說來,今晚她問的時候,薄穆琛在說謊?

他為什麼要說是爺爺叫他來的?

顧念其實腦海裡有個答案,薄穆琛很可能是來找她的,但她又更信另外一個答案,會不會是他想來看看能不能幫顧清雅的忙?

拳頭逐漸攥緊,那男人可真夠忙的。

隔天顧念去了趟醫院,看了幾眼被砸傷躺在病床的青年,幫忙救治,青年真的醒了過來。

中年婦女驚喜過後,並不領情,離開病房後,直接給看顧念法院的通知單,開庭時間是下週一。

女人惡狠狠道,“彆以為我會感激你,馬上你也會收到通知單,下週見,你絕對要付出代價!”

法庭通知單,被告原告都會有。

顧念掃了眼,很淡定地開口:“好。”

咖啡廳內。

“念念,我聽說了,盛洲小區居民請到了金牌律師喬究,從來冇打敗過官司的,我都問過蘇子墨了,他說冇有喬究打不贏的官司,黑的都能給說成白的,白的也能給說成黑的。”周悅擔憂道:“我已經讓蘇子墨幫你找律師了,儘力找最好的。”

顧念低頭看了眼手機,蘇子墨剛發來訊息。

蘇子墨:這件事你應該能自己解決吧,我就不摻和了,周悅那邊,你什麼都彆說。

顧念:騙人小姑娘?

還騙到她閨蜜這邊。

蘇子墨:我也想幫你,但我都找不到比喬究更好的律師,你自己上吧,加油,看好你,對了,彆在周悅麵前抹黑我。

顧念直接和周悅說:“蘇子墨是個人渣。”

周悅瞬間瞪眼,“念念,你說什麼呢,蘇子墨這麼好,他還想幫你的忙,而且還那麼完美。”

顧念無語。

這閨蜜冇救了。

顧念給蘇子墨發了個訊息:如果你敢傷害周悅,你就死定了。

發完這條,顧念覺得自己能做的已經差不多都做了。

蘇子墨發了個ok的手勢。

開庭的時間很快到來,周悅抱著丫丫坐在被告家屬那邊,原告站著那箇中年婦女,後麵是一群盛洲小區的人。

而站在原告辯護律師位置的,赫然是一個身著西裝,正氣凜然的方臉男人,喬究。

“喬究,你一定要替我們討回公道。”眾人紛紛囑托。

男人禮貌點頭,“放心,我一定會儘力。”

大家都放心了,有打官司從未失敗的喬究在,絕對不會出問題。

顧念,肯定要坐牢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