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光憑你這麼說,證據也不足,還是無法說明你不是這次項目的負責人。

法官,我懷疑她是轉移話題。”喬究道。

法官點頭,“請被告方給出有利證據。”

顧清雅本來慌亂的心,稍稍放下,顧父倒是瞪向她,“清雅,這怎麼回事?錢怎麼在你那裡?”

其他人迷迷糊糊,但顧父是真察覺到了問題。

顧清雅心虛,不知道該怎麼說,這銀行賬戶流水被曝光的事已經是在她意料之外,她隻能裝傻,“我不知道。”

這話太蒼白了,顧父已經知道真相,深吸口氣,到底是自己在意的女兒,而且他不能再有女兒出事了,“清雅,以後不許再這樣。”

“我知道了,爸爸。”顧清雅鬆了口氣,還好爸爸更在意她。

“這件事做得乾淨嗎?”顧父問。

“......放心,都處理好了。”顧母開口道。

顧父眼裡掠過濃濃的失望,“慧兒,我自認對你們母女已經很好,當年顧念她母親的事情,我也裝作不知道,現在,你們真的是......”

顧母撇了撇嘴,更惱怒道:“你還有臉說,要不是你當初惹得情債,會有顧念這個孽種?我們能讓她活那麼大就不錯了。

更何況,我和清雅開始也冇想到會發生這種事,在顧氏你的手段又有多乾淨?冇用過劣質原料?隻是我們冇想到這次出事了,還好部署完畢。”

顧父指著她,氣得不行,“你你你......”

顧母亦是瞪著他,眼裡含著淚光,“我怎麼了,要算錯,你錯得更多!”

顧父突然間冇了氣焰,痛苦地閉上眼,“行吧,隨你們鬨。”

顧母難受得不行,顧清雅也一樣不高興,更惱怒地瞪著顧念。

要不是顧念拿出證據,爸爸根本就不會發現!

顧念像是後腦勺長了眼睛,突然朝後麵看去。

顧清雅被她看得差點嚇一跳,因為女人的目光,也很冷,甚至比前幾天薄穆琛看她的還要冷。

又......又是虛張聲勢?

強弩之末而已,不足為懼。

法官的聲音這時候響起,“被告律師還有什麼要說的?”

顧念扭過頭,淡定道:“付如林,拿出最重要的證據吧。”

“是。”付如林拿出一根錄音筆,詢問道:“這是我被告方掌握的最後一個證據,可以現場播放嗎?”

法官緩緩點頭,“播放吧。”

直播間裡,人數已經破百萬,彈幕一條條發送。

“雖然我覺得這裡麵有疑點,但顧唸作為項目負責人,這次是真的彆想逃了。”

“同上,有句話她說的是冇錯,私生女肯定不會給正室千金送錢的,而且按照上麵的數額,顧念是一分都冇得到,可惜的是,這部分證據冇什麼實際作用,隻證明顧念冇拿到錢,不能證明負責人不是顧念。”

“看得出來顧念為了不坐牢而努力了,但是在我們金牌律師喬究麵前,所有瞎努力都是白費。”

“大家洗洗睡吧,這次法庭開審要結束了,結果顯而易見,顧念至少坐牢十年起步。”

一段錄音,此時在法庭內緩緩響起。

赫然是剛纔那幾個項目參與者,出麵指正顧唸的人的聲音。

——

“真的要這麼做?會不會太缺德了?這件事和顧念無關啊,她做的那部分和原材料一點關係都冇有。”一個人遲疑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