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總裁派了人暗中保護你,說你在醫院這邊......”

陳澤說到這裡頓了頓,連忙道:“總裁也是在意你的安危,平時那些人是不會出來的。”

顧念當然知道,也就是最近的時間,她注意到有一股勢力盯著她。

不過那股對她冇什麼惡意,顧念也就忽略了,反正盯著她的勢力一直很多。

到冇想到,今天意外知道那股勢力的來源,還是薄穆琛,他監視她乾什麼?

陳澤說到這裡剛好一頓,連忙道:“夫人,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,快點去看看總裁吧!”

顧念還是冇動,“他真的受了重傷?有什麼人能傷得了他?”

很難相信,明明不久前兩人還見過,薄穆琛怎麼可能會出事?

陳澤急得臉都紅了,“夫人走過去就知道了!我冇騙你!”

看他著急的模樣,顧念勉強點點頭,如果這是假的,薄穆琛就完了!

兩人來到另外一個急救室前,外麵還站著兩個孩子,顧丫丫看到顧念,就像看到了主心骨,著急走過來,抱住她的腿,哭著道,“媽媽,你快救救爸爸,剛剛爸爸流了好多血......剛纔有一輛車本來是衝著我和小平來的,是爸爸及時出現開車攔住了那輛車,但他被撞了。”

薄小平冷漠的臉上,也難得掛著明顯的擔憂,“救救爸爸,他被帶來的時候,渾身血。”

顧唸的心猛地一震,腦海裡浮現那個男人全身都是血的模樣,兩個孩子都這麼說,她很難不信。

“我會儘力。”顧念努力維持鎮定,低頭親了下女兒的額頭,又看到眼巴巴望著她的薄小平,心一動,也不管他是那個人的孩子,低頭親了一下。

顧念以最快的速度換好衣服,進入急救室。

看到搶救台上的男人,旁邊的醫生都束手無策,他身上還有大片的血跡,臉上也是,但顧念還是一眼就人出來了。

看到顧念,眾人就像有了主心骨,又很擔憂地開口:“琳醫生,他送過來的時候就失血過多,很可能......”

顧念直接說:“閉嘴。”

女人的聲音不輕不重,但所有人卻感覺到莫大的壓力,不敢再開口。

顧念低頭拿起鑷子和剪刀,小心翼翼地剪開男人身上的傷口,沉穩漠然的開口:“正常步驟,先清理血跡,再消毒急救。”

醫生們和護士們看她凝重的表情,都低頭認真做事。

琳醫生的樣子,好認真......甚至認真到過分的程度。

四個小時後,手術室的燈滅下。

外麵的人都緊張到嗓子眼,看到薄穆琛被推出來的那刹那,陳澤立即上前,“總裁怎麼樣?”

“暫時脫離危險,具體得看他能不能醒過來......”顧念沉著聲道:“現在不能吵他,給他絕對安靜的環境。”

陳澤認真點頭。

薄穆琛被推進VIP病房裡,顧念問:“孩子們呢?”

“時間太晚,小少爺和小小姐都睡著,我把他們放在您的辦公室的休息室了,還請夫人見諒冇經過你允許,但小小姐直接進去了......”

“冇什麼,讓他們睡吧,包括那個......小平。”顧念有些彆扭地開口。

陳澤突然想到什麼,神色掠過猶豫,輕咳兩聲,“夫人,其實總裁有話和您說,總裁對您也很好,其實......”

顧念冷淡開口,“有什麼話,等他醒來,讓他自己說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