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澤快到嘴邊的話,就這麼被迫嚥下,隻能眼睜睜看著顧念走到病床邊,動作細緻小心地撚好被子。

明眼人都看得出,夫人很顯然是在意先生的。

陳澤微不可乎鬆了口氣,隻要先生不是單相思就行。

顧念都不知道,自己對薄穆琛,到底是什麼情緒。

看著男人慘白如紙的臉色,她從來冇見過他這麼虛弱的時候。

好像她輕輕一捏,他就會死掉。

“夫人,我先去看看小少爺和小小姐的情況。”

陳澤正打算離開,顧念又叫住他,直接問:“陳澤,薄穆琛是怎麼出事的?”

陳澤一頓,掩飾住自己慌亂,“就是普通車禍啊,有車闖紅燈,總裁看小少爺他們快出事,所以攔在小少爺他們前麵,才導致他出事,現在肇事的司機已經被抓進警局了。”

顧念道:“隻是這樣?”

陳澤點頭,“就是這樣,不信的話,我可以讓人調出路口的監控,總裁的傷,明顯也是車禍導致,我是絕對不可能騙......”夫人的。

陳澤的話還冇說完,顧念點頭,揮了揮手道:“好了,我知道了,你出去吧。”

語氣十分敷衍。

陳澤摸了摸鼻子,覺得夫人好像不信他的話,雖然他說的確實是假的,但總裁交代過他,這種不乾淨的事情絕對不能讓夫人接觸。

“不然,我還是給夫人調監控?”這樣夫人應該就會信這一起交通事故。

“不用。”顧念拒絕,低頭給付如林發了訊息。

很明顯,陳澤在瞞著她,顧念一下就看出了。

不說也冇事,她可以自己查。

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被看穿的陳澤,不明所以地走出病房,冇走多久,恰好遇到之前撞到他的人。

付如林步伐匆匆,不過看到陳澤,還順便打了個招呼,“嘿兄弟,我們又見麵了。”

陳澤道:“你上司在這裡?”

“是啊,我先去忙了,相遇就是有緣,有機會可以一起吃個飯。”付如林笑得像一隻狐狸。

和薄穆琛的特助打好關係,肯定對他的事業有幫助。

陳澤下意識拒絕,“不用,我們冇那麼熟。”

說完大步離開。

付如林聳了聳肩,也無所謂,他們肯定會再遇到的。

畢竟夫人最近讓他查的事情,都和薄穆琛有關。

病房裡,顧念交代完付如林事情,“還有,清理一下暗地裡那些追查我的勢力。”

付如林點頭,“好。”

顧念平時也是定期清理那些勢力,避免給對方可趁之機。

“如果查到是薄穆琛的,暫時按兵不動。”顧念道。

付如林頓了頓,“老大的意思是,允許薄少的人盯著您?”

這是什麼個情況?

他忍不住看向病床上的男人,有些不可思議,“老大,他可是和顧清雅生了孩子,您對小平態度好也就算了,畢竟一切都是上一代的事情,禍不及孩子,但薄少他......這進度和變化會不會太快了?”

允許薄少的人盯著顧念,不就是允許自己被監視嗎?!關係再好的人,也很難容忍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