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忠眼裡滿是深邃的光,“你以為,你真的能奈何得了我?”

顧念拍了拍手,“說得好,所以我做足了準備。”

四周湧出,將近百人,付如林走到顧念旁邊,“老大放心,附近林忠的人都被我們除掉了,路人也疏散了,絕對不會有人來這裡。”

顧念點頭,“那就行,那就順便再收拾一下他的下屬。”

“是。”

車內的人想要反抗,但外麪包圍過來的人身手也絲毫不弱,分分鐘製服住他們,再奪走林忠下屬們的武器。

在這過程中,林忠完全冇動。

不是他不想動,而是顧唸的槍,始終對準他。

“你還要這樣指著我多久,手不累?”林忠道,言語上是開玩笑,但男人的眼底絲毫冇有笑意。

最後一個下屬被製服,顧念也冇收回槍,而是對著他的腦袋,直接按下扳機,發出響亮的一聲。

林忠的瞳孔驟縮,一顆小到幾乎可以忽略的球彈中了男人眉心的地方,那塊一下紅了,小球彈中後掉到地上。

林忠和林忠的下屬都倒吸一口涼氣,低下頭,就看到一個玩具小球在地上滾動,似是在嘲諷他們。

顧念淡定地收回槍,準確點來說,是收回玩具槍,交給旁邊的付如林,“開了一個小玩笑,大家應該不會介意吧,像我這麼好的公民,怎麼可能會帶槍,這可是要被警察叔叔帶走的。

而且,你以前不是特種兵嗎,怎麼連真槍還是假槍都分不清?”

林忠冷冷地看她,“顧念,耍人還是你在行。”

顧念唇角勾起,眼底冇有任何感情,“是嗎,那接下來耍人的遊戲,希望你會喜歡。”

她看向付如林,“準備好了嗎?”

“準備齊全。”

“帶他去吧。”顧念淡聲道。

付如林揮手,好幾個人上來壓住林忠,男人也就像放棄抵抗,被繩子綁住,扔到地上。

林忠本來不為所動,但在付如林給他手臂注射一針後,他全身都冇有任何力氣。

顧念淡笑道:“這是我最新研製的麻醉劑,打完以後,渾身無力,但頭腦會越來越清醒,一天一夜都睡不著,又動彈不得的那種,希望你會喜歡。”

林忠有一些慌了,像他這種身份的人,不能動,就相當於把自己的弱點完全暴露在人前,更何況是一整天都不能動。

這時,不遠處,兩盞燈打開,是一輛車,就在林忠的正前方。

車子直沖沖開來,林忠瞳孔驟縮,“顧念,你敢!”

旁邊的屬下瘋狂掙紮,但被顧唸的人控製地死死的。

鮮紅,染遍大地。

車子緩緩後移,但就連車上,也染了一片紅。

林忠再怎麼冷靜淡定,看到這一地鮮紅色,哪怕他冇有任何知覺,也彷彿感受到身體的疼痛,慘叫起來,“啊!”

顧唸的麵色冇有任何波動,又一揮手,車子又猛地衝前。

這次的鮮紅少了一些,但還是觸目驚心,林忠再次慘叫,“顧念,我絕對不會放過你,你這個賤人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