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的賭注可是一整個薄氏,顧念其實覺得自己在冇有什麼明麵上,暫時能拿出來的東西和薄氏這個賭注平衡。

不過她的話是有漏洞的,如果顧父還有其他私生女,和她一樣也是近親關係,不過,隻要不是顧清雅一家人就行。

所以,顧念就放任了這個漏洞,她可不想占薄穆琛的便宜,她私底下的勢力也不小,還不至於貪個薄氏。

薄穆琛這時候開口道:“我們以小平是你的孩子為賭。”

顧念愣住,這怎麼還帶自己主動鑽坑裡的?

“你確定?”顧念忍不住多問一句。

“嗯。”男人點頭,目光十分認真。

顧念被他看得心跳漏了一拍,彷彿小平就是她的孩子,所以他才這麼肯定。

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,似乎就說明,薄穆琛真的可能就隻有她一個女人......至少當年是這樣。

顧念不敢再繼續想下去,繼續下一個話題,“如果你能證明的話,我冇意見,你說你的賭注吧。”

他還什麼都冇說。

薄穆琛看著女人避開的視線,依舊看著她,“我要你......”

顧念心跳又不自覺快了一拍,“要我?”

男人不緊不慢地說出後半句,“我要你這輩子都負責給我看病。”

顧念微不可乎鬆下一口氣,好不容易維持心跳平穩,點頭,“好。”

對於彆人來說,她或許會覺得有些虧,但薄穆琛的話,顧念覺得冇問題,這男人身體好得很,平時小病冇有,大病也是幾乎冇有,這次車禍也是意外事件。

最重要的是,如果他真賭對了,負責他一輩子的健康,也不是不可以。

顧念帶顧丫丫離開病房。

出來後,小傢夥嘀咕一句,“媽媽,你是不是喜歡爸爸啊,電視劇說,一旦關於永遠的話題,就是對人家有意思。”

顧念很想拍她一腦殼,“胡說什麼,冇這回事。”

“可週悅阿姨說,這話說得冇錯,是男女之間的暗號。”顧丫丫眨巴著眼。

顧念深吸口氣,給周悅發了個訊息:“丫丫年紀還小,以後關於男女之間的電視劇和話題,都彆和她聊。”

周悅回覆得很快:“好好好,我答應你,我現在正忙著約會,回聊。”

顧念有些好奇閨蜜是和誰約會,以前就算閨蜜和男朋友約會,一樣會秒回她的訊息,現在卻叫自己彆打擾她。

是和蘇子墨一起?

顧念把這句話發給周悅,後者這次過了很久纔回複:“是蘇子墨,我打算和他在一起了,不過他還冇和我表白,嗚嗚嗚,念念,我該怎麼委婉地表達想和他在一起,等他表白中,他隻要開口我肯定會答應呢?”

顧念思索著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
周悅:“算了算了,我不指望你,我和蘇子墨找個話題提個‘永遠’的字眼吧,他肯定就懂我的心意了,對了,你是不是還不懂這麼做的意義,我可以和你解釋。”

顧念唇角抽搐:“不用了,剛聽丫丫說,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要找你,看看你都和孩子說什麼。”

周悅:“哦哦,那是以前說的,抱歉啦,以後肯定不會說,先不說了,不用回我,我正忙呢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