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短短五個字,和明顯的維護,眾人都看出來了,薄穆琛是要幫身後的女人。

嵐夫人不悅眯起眼,“薄先生,你這樣子,是不打算繼續後麵的合作了?”

薄穆琛淡淡開口,“嗯。”

又一個簡單的字,給眾人龐大的資訊量。

薄家這是要當場和嵐家鬨掰?竟然連合作都這麼直截了當地拒絕了。

隻有顧念知道,男人快要撐不住了,不然他不會說得那麼少,而且空氣裡的血腥味更濃了一些。

傷口肯定裂開了!

必須快點離開這裡,而且還要修複嵐家和薄家的合作關係。

顧念雖然不知道薄穆琛為什麼會這麼直截了當站在自己這邊,準確點來說,是Max這邊,而且還寧願放棄和嵐家的合作。

但她不能不記這個恩,如果失去和嵐家的合作,薄家無疑是損失極大的利益。

顧念眸光閃了閃,主動開口:“嵐夫人,何必這麼咄咄逼人,薄先生現在這麼做,也隻是為了華夏考慮而已。”

嵐夫人看向她,冷笑一聲,“怎麼就為華夏考慮了?這說法聽著還真新鮮。”

顧念緩緩道:“我現在就是國際第一騎馬大賽冠軍,雖然您看不起我,但怎麼說,我都是為華夏爭光了,而薄家一直都是以華夏利益為重,以私人利益為輕,當然會選擇幫我。”

她頓了頓,又道:“不是薄先生不想和嵐家繼續合作,是您在逼他,不能和嵐家繼續合作,這件事要是鬨出去,看著是薄家損失慘重,但大家要是知道原由的話,您覺得以後還有華夏的家族願意和嵐家合作嗎?

答案是不會!

因為薄家都為了華夏的榮譽,寧願放棄巨大的利益,大家隻會緊跟薄家的步伐,紛紛拒絕和你的合作,真正虧的人,是你!”

嵐夫人的麵色變得相當精彩,知道顧念是在扯淡,資本家怎麼可能為了國家放棄自己的利益,但女人說的話,還真有可能變成真的。

華夏人是世界周知,最維護自己國家的利益,薄家一旦這麼做,其他家族真的會跟風。

時俞雲也目瞪口呆,喃喃道:“我的天,我偶像說得也太好了。”

她以前竟然冇發現自己偶像口才這麼好,句句在理啊!

顧念看到藍夫人的眼神變化,就知道女人的立場也在發生變化,不緊不慢道:“其實這件事很好解決,嵐夫人說是要看到我的真麵目,其實就是想知道這玉佩紅繩的來曆,我可以告訴你,這紅繩確實是我母親的,但她隻是一個平平無奇的普通人而已,也是華夏人,從來冇出過國,您看和你認識的人有關係嗎?”

嵐夫人知道她是給自己台階,雖然不想接,但為了嵐家在華夏後續的發展,她深吸口氣,接話道:“那不是她,她是我們k國人,但這個繩結,我冇見其他人會編,這繩子的痕跡,也應該是她弄的。”

“我母親黑髮黑眼的,華夏人無疑,我覺得你口中的‘她’,很有可能是我母親的朋友,當年也認識很多國外朋友,不過她現在去世,問不了具體的情況,但我可以保證,母親和k國真冇什麼關係,她從來冇跟我提及過k國的事,就說過認識k國的人。”顧念道:“以上這些,我都可以保證是真的,絕對冇半點欺騙的意思。”

嵐夫人看著女人赤誠認真的目光,心底其實還是不信,像她們這個階級的人,除非是親自調查清楚確定,不然絕對不會相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