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薄小平平靜地看他:“我見過你,是你把我偷出來的。”

江楠聽到這話,頓了頓,反應過來後,瞳孔驟縮,“你怎麼知道?我把你帶出來的時候,你明明還是個嬰兒!是不是誰和你說的?”

但當年的事,知道的人並不多啊!

“我一直都知道。”薄小平道。

他的記性很好,一直記得的。

江楠覺得有些荒謬,而且現在這件事不是關鍵,“老實在這裡呆著,不對,你也動不了,我去上個廁所,看看外麵情況,很快回來。”

江楠從口袋裡那出一塊布,直接堵在孩子的嘴上,連忙走出角落。

薄小平身上能夠聯絡外界的東西都被他收走扔掉,孩子又動不了,不能說話,根本跑不掉。

他出來的原因是他在大樓裡出現過,如果一下失蹤,隻會引起懷疑。

但是那孩子......

江楠想到小朋友平靜毫不猶豫地說見過自己,就有種一切都被看透的感覺。

江楠忍不住又打出一個電話,“妹,薄家那小屁孩還記得我......”

江雪翻了個白眼,“你說什麼屁話,這怎麼可能,我還以為是你已經把孩子帶出來了,小心點,大樓裡現在到處都是找那孩子的。”

“如果他真的記得我怎麼辦?但不就說明他聽到我們當年的計劃,一旦他說出來,我們就完蛋了。”

江雪無語:“那小子是要被帶去做實驗的,能不能活下來還是問題,估計這輩子都和顧念見不了麵,就算知道,也指認不出你,有什麼好怕的?”

江楠這才反應過來,“說得也是。”

“白癡哥哥。”江雪直接掛斷電話,江楠甩了甩頭並不在意妹妹的嘲諷,反而安下心來,隻要不被髮現就行。

這裡並不隔音,角落裡的薄小平麵無表情地聽他們說這些,等腳步聲走遠,他抬手緩緩摘下堵著嘴的布,再從舌頭底下吐出一顆被塑料紙包裹的糖,緩緩站起來。

這張塑料紙,還是丫丫之前給他吃的糖包的糖紙。

“媽媽說過,不能吃陌生人給的東西,我做到了。”薄小平喃喃自語。

“雖然,媽媽是跟丫丫說的。”

剛纔在包廂裡,他看到那個人,就有打算了。

這樣的話,媽媽肯定會找他,也會找到這個人,知道當年的事情。

媽媽也就會相信,他是她的孩子了吧。

這邊,顧念正在看監控,無意中看到一個麵孔,算不上熟悉,但總覺得在哪裡見過。

“等等,找到這個人。”顧念道。

薄家的保鏢疑惑問,“這個人很可疑嗎?”

“是有些可疑,以防萬一,還是先帶過來。”顧念道,拍下監控裡,江楠的照片,發給付如林。

“這個人好像是在你給我的資料裡,五年內他去過墓地那邊,你查查這個人最近的動態,我覺得他有問題。”

付如林看背景是大樓,頓時瞭然,“好的,五分鐘內把資訊都發給您。”

隨即,他又忍不住加上一句,“老大,你這記性也太好了,我都對這人冇印象,你竟然看了一遍就記住。”

“我記性比較好。”顧念淡淡道。

從小到大她的記性都很好,見過的人,絕對不會忘。

同一時間,薄家的保鏢把人帶過來了,“夫人,這是不是您找的人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