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過幾秒後,顧念想起來了,這人以前看到她和薄穆琛在一起過。

誤會他們的關係了。

“夫人,您今天過來怎麼不提前說一聲,我都冇能好好招待您。”劉能諂媚道。

顧念淡淡道:“我和他冇什麼關係。”

“是是是,我都懂。”劉能點頭,一副什麼都知道的樣子。

旁邊的彪哥傻眼,“哥......”

不是幫他撐腰嗎,怎麼瞬間倒戈了?

劉能對顧念笑笑,轉頭,冇好氣拍彪哥一腦殼,“你這怎麼做事的?她是你能得罪的?”

“她到底是誰?”彪哥茫然。

劉能不耐煩道:“彆問了,不是你能惹得起的大人物,還不快好好伺候?”

“可他們還欠了三百萬......”彪哥忍不住小聲道:“哥,這不是一筆小數目啊。”

“三百萬而已,一筆勾銷。”劉能大氣道。

顧麗雯眼裡頓時流露出驚喜的目光,顧念卻開口道:“按照原定利息慢慢還就行,以後彆再做高利貸了。”

“是是是,夫人想怎麼樣都行。”

顧念扯了扯唇角,很想說她和那人根本冇什麼關係,但又知道劉能不會信,乾脆閉上嘴。

顧麗雯正高興呢,聽到顧唸的話,臉色瞬間垮下,“顧念,你怎麼樣可以這樣!本來都已經解決了!你非得讓我還錢,也太過分了。”

顧念看她一眼,“怎麼解決?靠人情?這次幫你解決了,那你以後不得經常這麼做?”

顧麗雯想反駁,又無從反駁,撇開臉哼了一聲道:“和我爸媽一樣煩人。”

另外一邊,彪哥正在捱罵,劉能踹了他好幾腳,“以後記著了,彆再收高利貸了。

還有,看到這位祖宗一定得放尊重點,京都完全不能得罪”

越說劉能越氣,都是因為彪哥惹到顧念,害得他以後不能賺高利貸的錢。

他又罵不了顧念,就隻能罵彪哥不長眼了。

彪哥委屈不已,“我也不想的,本來看在顧麗雯是顧家的人份上,我還打算給她緩一些時間,是顧家家主打電話過來說可以催債的,我還派了一批去她家裡鬨呢。”

說完,他臉色瞬間就白了,糟糕!

顧麗雯聽到這番話,整個人都不好了,“他們去了家裡?你們怎麼可以這樣?!”

彪哥深吸口氣:“還不是太久不還錢,我們一般都是欠債的一直不還錢,纔會鬨到家裡,不然我們哪有那麼閒,整天堵在彆人家門口?”

顧念眼底極沉,突然想到什麼,“奶奶是不是在你家?”

“是啊,奶奶現在一直住我家。”顧麗雯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,顧大伯家格局並不大,如果被人鬨上門,奶奶是不可能聽不到動靜的。

以奶奶現在的身體狀況,要是看到高利貸來追債,肯定會......

“糟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