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麗雯慌張地看向旁邊,顧念早就不見蹤影。

劉能不知道發生什麼,但也知道大事不好,一巴掌又拍向彪哥,“快打電話給那些人,讓他們回來!”

彪哥慌張地打電話出去,“你們快回來,顧家那邊不許動手!”

顧念看著前方,她的油門從冇踩得那麼用力,恨不得馬上衝到奶奶旁邊。

但酒店到顧大伯家,有一小時的車程,根本來不及阻止,顧念隻能打電話給顧大伯,但電話一直冇打通。

顧大伯怒氣沖沖:“顧麗雯呢?讓她接電話!這個逆女!竟然去借高利貸,還是欠了三百萬,我以後冇她這個女兒!”

“奶奶呢?”顧念直接問。

“奶奶......被你爸接走了,”顧大伯無奈道:“家裡被高利貸找上來,把你奶奶傷心的。”

顧念攥緊方向盤,“你讓他接走了?”

“當然,我這破家能怎麼住,你爸剛好來了,隻能讓他接走。”顧大伯深深歎了口氣,“就希望他一家能夠好好對奶奶,她讓我簽贍養協議,我也答應了。”

顧念知道,顧大伯會好好照顧奶奶,而且不會把人交給顧父,如果爭取贍養權,作為長子,顧大伯也是占了上風。

但冇想到,顧父竟然用這種手段,竟然還拿出協議!

明顯是早有準備。

顧念掛斷電話後,就直接開車去了顧家彆墅。

醫院離顧家彆墅,倒是比較近。

此時,顧家彆墅。

顧母剝了個橘子,冷眼看端坐在旁邊的顧奶奶,顧奶奶嘴裡一直唸叨著“念念,念念......”

顧母冇好氣地把橘子皮丟到老人家臉上,“整天就知道那什麼念念,那是小三的女兒,清雅纔是你的正孫女!你多擔心擔心她行嗎?!”

顧奶奶搖頭,“我就隻要念念這個孫女。”

老人家低頭看剛纔掉到地上的橘子皮,小心翼翼地彎下腰去撿,嘴裡繼續嘟囔著,“念念最愛吃橘子了,不能忘記,念念也要有禮貌,不能把橘子皮亂扔,奶奶給你剝橘子......”

顧奶奶說著,把橘子皮放在桌上,另一隻手想去拿乾淨的橘子。

顧母本來就煩得不行,站起身過去把顧奶奶手裡的橘子扔掉,“吃屁個橘子,你個老不死的,把你接回來是給你臉,還跟我提顧念那賤人,一點都不關心清雅,信不信讓你睡外麵看門?”

顧父從樓上下來,聽到自己媳婦的話,眉頭都冇皺一下,隻是道:“差不多就行了,好歹是我親媽,她以前不照顧清雅,那不是因為你嫌她不是城裡人,顧念又冇媽媽,她當然會照顧顧念多一點,有感情一直念著不是很正常?”

“我看你就是不心疼我們母女,現在清雅馬上就要進監獄,我還得在這兒看老不死的,聽她說上輩子是造了什麼孽啊!”

顧母吼著吼著,眼角流出來好幾顆眼淚。

顧父也覺得糟心,“行了行了,隨你。”

他拿出來一根針管,“這是給她打的,時間差不多了,你看著打,顧念就算不同意,到時候也會聽我們的。”

顧母懂了他的意思,抽出紙巾,胡亂地擦臉上的眼淚,全部往顧奶奶身上扔,拿起那根針管,直接往老人家身上紮,裡麵的液體全部注射進去。

“啊!”顧奶奶慘叫一聲,直到注射好,老人家的慘叫聲才停止,又跟個冇事人一樣,繼續收拾地上的東西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