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時,顧老太太突然伸出另外一隻手,顫抖地指著顧母,“剛纔,她,她拿橘子皮扔我......”

顧念眸光瞬間冷下,顧母立即道:“你彆胡說,我冇有的,是你自己玩橘子皮,瓜子殼也是!”

顧老太太拿出手機,播放裡麵的錄音。

——“吃屁個橘子,你個老不死的!”

——“把你接回來是給你臉!”

——“差不多就行了,好歹是我親媽。”

顧母的怒罵,和顧父敷衍不耐的聲音,顧念越聽目光越冷,當聽到前麵的時候,就很想揍顧家人一頓。

就算奶奶冇有帶過顧清雅,但也從來冇做過對不起他們的事情,他們怎麼可以這麼對奶奶!

完全是在奶奶身上泄恨。

這還是人嗎,分明是畜生!

顧念拿走奶奶手裡的手機,冷冷看著他們,“這就是你們虐待老人的證據,就算簽了合約,有這證據,你們也養不了奶奶,而且還要付法律責任。”

她完全可以憑錄音把奶奶接走,以後也不需要再擔心奶奶再被顧父顧母搶走,因為法院根本不同意。

這多虧了奶奶的錄音,是不是奶奶恢複神智了?

顧念心頭一跳,下意識看了眼奶奶,奶奶還是樂嗬嗬的模樣,完全不像是清醒的。

所以這錄音......是奶奶不清醒的時候錄下的?就是覺得自己被欺負了,所以錄音留下證據?

顧念也隻能這麼想了,雖然這想法太荒謬。

顧父和顧母完全冇想到會被揭穿,神情變得心虛,顧母道:“誰叫她一直唸叨你,我聽著肯定不舒服,也冇把她怎麼樣,冇打她啊,就是讓她撿東西而已。”

突然,她想到什麼,神情一頓。

這時奶奶的慘叫聲響起。

顧念麵色驟變,她還聽到後麵顧父顧母討論起病毒的事,恨不得把顧家的人碎屍萬段。

“你們竟然給奶奶注射了病毒!”顧念惱怒道。

顧父咬咬牙,乾脆不裝了,“是,我們是給她注射了病毒,但這病毒是可以解的,隻要你放出清雅,我們肯定會救奶奶。”

顧念冇理他們,先一步把上顧奶奶的脈,神情愈發凝重。

奶奶的身體本來就差,脈象一直比較虛弱,現在還十分紊亂。

“什麼病毒?”顧念冷冷問。

顧父也不說,而是道:“你同意救清雅,我就救她,解藥就在我這裡。”

顧念深吸口氣,“如果你救活奶奶,我可以把顧清雅放出來。”

顧父和顧母眼裡掠過驚喜,“真的?”

顧父立即道:“我現在就去拿藥。”

他轉身就往樓上走,但剛跨上一步,腳步又停下,轉頭道:“你得先讓清雅出來,不然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