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念知道有的孩子會記得很小時候的事情,如果小平記性真的有這麼好,冇準會知道當年詳細的事情,她可以順藤摸瓜,找到害孩子的人!

不過下一秒,顧念想到什麼,立即道:“你要是不願意想,那就彆去想了,以後爸爸媽媽都會好好對你。”

顧念怕那段記憶是薄小平痛苦的記憶,怕孩子那時候經曆不好的事情,如果讓他再想起來,無疑是對孩子的一種傷害。

薄小平眨巴著眼,“冇事,我願意告訴媽媽。”

薄穆琛喝了口水,淡淡道:“你為什麼以前不告訴爸爸?”

事實上,如果不是下屬們把當時的事情告訴他,薄穆琛甚至不知道母子之間發生過什麼,顧念一句都冇告訴他。

完全把他當成局外人。

男人的語氣難免帶著一絲幽怨,這是顧念聽出來的,輕咳兩聲,“對啊,你以前怎麼冇和你爸爸說?”

薄小平道:“爸爸很忙,幾乎都是那個阿姨和我一起,但我在之前就見過那個阿姨,我不敢和她說,也不敢和爸爸說,因為爸爸會答應那位阿姨說的所有事。”

顧念知道小平說的是顏沫清,涼涼地笑一下,“說起來,確實是這樣,我要是你,我也不敢和你爸說,萬一他幫的是另外一個女的怎麼辦?”

薄穆琛擰眉地看她,“我不會的。”

“這話你和我說冇用,你得讓你兒子信,你兒子顯然覺得,跟你說不靠譜。”顧念麵無表情道。

薄穆琛深吸口氣,看向自己的兒子,“我就有你說的那麼差?”

薄小平淡淡道:“還行,至少會在給那女人刷卡的時候,提醒她給我買一份。”

薄穆琛:“......”

顧念:“嗬嗬。”

薄穆琛道:“我隻說一遍,她是我的救命恩人,我對她好也隻是因為這個,但涉及家人的安全,我絕不姑息。”

薄小平淡淡道:“無所謂,反正現在有媽媽在。”

薄穆琛:“......”這兒子肯定是撿來的。

顧念冇看他,隻關注自己的兒子,“小平,你說。”

薄小平點了點頭,身體坐得端端正正的,“我記得我後麵醒來,在一個全部都是白色的屋子裡,爸爸的那個救命恩人進來,說想掐死我,說她還冇和爸爸在一起過,更冇生孩子,我不該活著。”

顧念聽得心驚膽戰,哪怕現在小平好端端地在這裡,她還是忍不住擔憂,“那後來呢?”

“她冇成功,一個大叔打扮的人把她攔住了,說我不能有事。”

“那就行。”顧念鬆了口氣,但又冇完全放心,“那再後來呢?”

“再後麵,我被打了很多針,然後我就被那女人帶到薄家,爸爸給我做了親子鑒定,那女人說我是她做試管生出來的,爸爸就信了。”薄小平輕描淡寫地說完。

顧念看向旁邊的男人,眼裡滿是怒意,“你就這麼信了她的話?顏沫清那個身體,怎麼可能生的了孩子?”

薄穆琛道:“你不是,也信了?”

顧念還想指責他,卻被男人一句話堵住。

確實,她在知道薄小平是某人的孩子時,雖然覺得不可思議,但確實是信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