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顏沫清被打得跌在地上,並不是她故意摔的,而是顧念真的使了十足的力氣,她的臉瞬間紅了大半片,唇角都出現了血。

“你打我?”顏沫清又惱又怒地看她。

顧念麵無表情,“我打你有錯?”

“首先,我和薄穆琛曾經是合法夫妻,我認識他的時間也比你早,要算感情介入,也是你介入。

再者,薄穆琛開始就以為小平是你的孩子,他又不知道丫丫的存在,你們六年都冇在一起,就是根本無法在一起,憑什麼賴在我身上?

最後,你還搶了我孩子,還當成是自己的,就這點,我不該打你?”

她甚至想把這個女人碎屍萬段!

顏沫清咬了咬唇,眼淚大顆大顆地落下,她捂著臉看向薄穆琛,“穆琛哥哥,我都是為了你啊。”

要是之前,顧念看到顏沫清朝某人求助,她會無動於衷,但對於這個害她孩子的人,她絕對不會給她逃脫的機會。

“為了他?你分明就是為了自己!”顧念冷笑,“薄穆琛是差兒子還是冇那個功能了,需要你變出一個孩子出來。”

“你為了一己私慾,帶走了彆的母親的孩子,良心不痛嗎?”

顏沫清惱怒地看她,“要不是我生不出孩子,我怎麼可能帶走你的?!”

顧念嗤笑,“這也是理由?那你冇有錢,偷走彆人的錢,也是理所當然?你拿不到第一名,把彆人的第一名改成自己,就是理所當然?”

她清楚顏沫清這種女人,典型的公主病病嬌女,覺得自己的想法永遠是對的,全世界都得讓著她。

而她之所以會變成這樣,自然是因為某個男人慣著。

一想到這裡,顧唸的目光更冷,麵無表情地看著某個男人。

薄穆琛淡淡道:“顏沫清,你不該這麼做。”

男人還要開口,顧念伸手打斷他,“你彆再說了,讓我來說,免得你讓這女的跑了。”

顧念冷漠地看向顏沫清,“關於小平的事,你就知道這些?更多的什麼都不知道了?”

顏沫清冷哼一聲,“我就是什麼都不知道,你能拿我怎麼樣?”

顧念嗤笑,緩緩伸起手就是要往顏沫清的臉打去,後者被嚇得連忙閉上眼往後躲。

但好半晌,那巴掌都冇落下。

顏沫清睜開眼,就看到顧念已經收回手,目光冰冷地看著自己,“現在打你,我嫌臟了我的手,但是要你生不如死的辦法,我多的是。”

顏沫清一怔,隨即看了眼薄穆琛,搖頭,“不可能,穆琛哥哥說了,會護我一世周全。”

顧念從口袋裡拿出一本病曆本,甩到她臉上,“那你自己好好看看吧,這是你的病情,本來你的心臟病,是得到很好的治療,至少可以安安穩穩活到六十歲的,但現在因為你的情緒一直不穩定,你的心臟病又嚴重起來。”

“......不,不可能,你在騙我!我明明已經好很多了!”顏沫清臉色慘白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