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念笑笑,也回以閨蜜一個溫暖的抱抱。

“最近你肯定是忙壞了,比以前還瘦,現在抱你都快跟抱排骨一樣了。”周悅嘟起嘴,“我也想這麼忙,最近我都胖了好多。”

“練鋼琴不累嗎?”顧念問。

“累啊,然後吃得更多,然後更胖了,我都覺得我臉上捏著肉比以前更多,都不敢稱體重,子墨還說我瘦了,根本是在騙我。”周悅道。

顧念笑了笑,捏了一下週悅臉上的肉,“好像是胖了一些。”

周悅的臉頓時垮下,“還真是親姐妹,說實話,果然,我確實是胖了。”

顧念道:“胖一點好看,你之前也是太瘦了。”

“不要,等會兒上舞台,冇準會把我當成一個大胖子。”周悅緊張兮兮,“我還是準備減肥吧。”

顧念看了眼桌子上的炸雞燒烤,“確定減肥嗎?”

周悅:“從明天開始......”

顧念笑笑,她怎麼不可能知道閨蜜的性子,女孩子說減肥,一般都隻是說說而已。

不過她也冇說什麼,陪周悅一起吃吃喝喝,“那你和蘇子墨的事情,怎麼樣了?”

提及這個,周悅的臉紅了紅,“和他啊,也就那樣吧......”

“那樣是哪樣?”顧念問。

“哎喲,蘇子墨這麼好的人,我喜歡他那麼久,現在知道他也喜歡我,我當然......當然想和他一直在一起。”周悅害羞道:“現在已經是男女朋友了,他說過段時間帶我去見家長。”

顧念點頭,不過還是提醒閨蜜一句,“凡是留點心眼,不要太把男人當回事,免得自己受傷。”

如果是其他男人,顧念有無數種辦法,讓那男的和周悅一直好好過日子。

但是蘇子墨的話,那男人太危險,而且表裡不一,她怕周悅吃虧。

“我懂的,我可是防備心很強的。”周悅捧著臉道。

說這話的時候,女人完全一副熱戀中的樣子。

顧念唇角一抽,放棄了這提醒的念頭,回頭她還是去警告蘇子墨吧,這個實際點。

周悅點了很多酒吧裡的特飲,酒精濃度都比較高,她自己喝了一些就醉了,顧念算是很會喝酒的,喝了五六杯也覺得有些頭暈。

“吧嗒”一聲,周悅直接倒在桌子上,顧念本來想打電話給周家的司機過來接人,但蘇子墨打電話好巧不巧響起了,是打給周悅的。

周悅現在已經喝醉,肯定無法接電話,顧念接起。

“悅悅?在哪裡呢?”蘇子墨溫柔地問,那聲音低的顧念都要起雞皮疙瘩了。

“她睡著了,你有事?”顧念淡淡問。

蘇子墨的聲音瞬間變冷,“怎麼是你?”

“我的閨蜜,我幫她接電話不行嗎?”顧念冷笑道。

“她在哪裡?做了什麼?”蘇子墨直接道,“平時她睡眠都很淺的,不可能睡這麼熟,除非手機不在她旁邊。”

顧念挑眉,還挺瞭解,“我和周悅在喝酒。”

她報了地址,蘇子墨知道後說要來接人,“你也喝醉了吧,我幫你叫個人來接你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