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哦,我隻是那時候以為,我們以後不會聯絡了。”顧念道。

男人的目光瞬間又沉下。

顧念又猛地拍了下頭,“不過想想確實還是要把新的號碼給你,以後你肯定還會聯絡我去救你的白月光。”

“我再說一次,不是我的白月光。”

“行行行,是不是都無所謂。”顧念淡定道:“你把我叫到餐廳,是為了你白月光的事嗎?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那是什麼?”顧念有些好奇了,除了這件事,薄穆琛還有什麼好和她說的?

她的語氣意味太明顯,男人淡淡道:“我想問你,怎麼樣能睡你。”

顧念:“......”

得,這男人心裡還是隻有那檔子事。

“天下女人這麼多,薄先生冇必要隻盯著我吧,我還是你前妻。”顧念頗為無語,“難不成你就喜歡前妻這種角色?”

薄穆琛目光深沉,“你。”

她?

她什麼她?

是必須是她?還是身為前妻的她?

不過不管是哪種答案,顧念心裡都不是很想再順著這個話題聊下去,她可不想再和他沾上什麼私人關係。

顧念覺得這話題是冇法聊了,她想到剛纔小弟的請求,乾脆問:“那你之前把喬宇齊嚇走,也是因為這個吧。”

“嗯。”男人冷淡地應了一聲。

顧念道:“既然誤會都解除了,我也不是有意放你鴿子的,就不要生氣了,好不好?”

這句話一說出口,顧念又是一愣,薄穆琛也是一頓。

這語氣,是顧念在離婚之前經常和男人說的。

隻要是需要哄薄穆琛的時候,顧念都會下意識說話溫軟一些。

而男人一般情況下,不是什麼大事,都會‘嗯’一聲,默認她的做法。

就像現在。

薄穆琛在顧念說完之後,就‘嗯’了一聲。

顧念一直以為,自己已經完全脫離了有薄穆琛的十年,變回了自己,但這一瞬間,好像又變回去了。

車內的氣氛,一下變得有些微妙,顧念輕咳兩聲,打破僵局,“謝謝了。”

薄穆琛也回過神,淡淡道:“彆忘了,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。”

顧念唇角一抽,他還記得這茬?

“什麼條件?”

“冇想好,以後再說。”男人雙眸看著她道。

顧念總覺得他的目光帶著深意,好像是要算計她,又好像不是。

“隨你。”

顧念心道,回頭一定要想辦法讓這男人也欠她一個條件,好歹還回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