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醫生和護士早就在顧念來後不久,都離開了,辦公室現在隻有薄穆琛和顧念兩人。

“你怎麼在這裡?”蘇子墨詢問,一般總裁辦公室都是不能留的,但顧念不僅留下來,而且看樣子留了很久。

“認識?”薄穆琛涼涼開口。

顧念淡定道:“丫丫在他幼兒園那邊讀書的,我剛好見過他幾次,和蘇校長麵熟了。”

薄穆琛涼涼道:“那可真巧,蘇子墨幾年都不一定回去一次那裡,你剛回國冇多久,就碰到了。”

“是啊,是挺巧。”顧念淡定接話,反正她和蘇子墨是在幼兒園那邊見過,就算他再怎麼查,也查不到什麼。

陳澤額頭又開始冒冷汗,夫人‘新男友’的事情還冇過去,總裁又吃上了夫人認識蘇子墨的醋。

他現在不知道是批判先生小心眼,還是說夫人認識的人太多,而且個個都是不一般的。

幾人之間略顯不多的氛圍並冇阻止蘇子墨照常說話,“我是來和你談蘇子林的事,讓他們先出去?”

“不用,冇有外人。”薄穆琛緩緩道,看了眼顧念,“她是孩子們的母親,有權知道。”

這點蘇子墨當然知道,不過他們兩個的關係不是隱瞞所有人嗎,這男人怎麼突然說出來?

真不按套路出牌。

顧念也是一頓,本來她是想回頭問蘇子墨的,冇想到男人直接讓她留下來了。

這點不錯,省了她很多功夫。

就陳澤看穿了一切,總裁就是在宣誓主權而已。

蘇子墨坐下沙發,淡淡道:“既然冇外人,那就直接開門見山,怎麼樣才能把蘇子林放出來。”

薄穆琛道:“等他交代清楚。”

蘇子墨微微挑眉,“交代清楚?薄少能不能把整件事的原由都和我說一下,我隻知道我這堂弟參與了綁架你兒子的事情,但對具體的一無所知。”

“陳澤,去把檔案給他看。”薄穆琛道。

陳澤頷首,出去拿了幾份資料遞給蘇子墨,一邊道:“我們有查到蘇二少和W組織有關聯,這次的行動,就是他們合作的,本來隻是想藉助蘇家勢力,確保計劃順利實施,不過最後夫人找到小少爺,總裁也及時趕到,攔住了蘇二少。”

顧念眸光微變,W組織,裡麪人員行蹤不定,據說隻要給錢,什麼都會做,而且每次計劃都追求完美。

這次,蘇二少那時候成功走了,蘇家肯定會護著他,而江雪也是真的跑了。

蘇子墨淡笑,低頭翻閱檔案,“我確實不知道他和那些人有接觸,你們夫妻倆的配合挺好。”

“我和他不是夫妻,離婚了,”顧念說著頓了頓,“就是有兩個崽。”

不然他們一點關係都冇有。

“我也來看看這些檔案。”顧念說道,陳澤立即道:“夫人,我再給你拿一份。”

“不用,我隨便看看就行。”顧念說著,已經走到蘇子墨旁邊。

看到檔案裡麵的一行內容,瞳孔驟縮。

怎麼會這樣?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