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子墨頓了頓,看向男人,“你要怎麼樣才能把他放出來?一點機會都不給?”

“在整件事清楚之前,不會。”男人直接道。

蘇子墨瞬間懂了,這蘇子林,肯定是救不出了。

他沉默幾秒,似是在權衡,忽得看向自己堂弟:“子林,要怪就怪你摻和這件事,如果你知道些什麼,趕緊說出來,彆怪哥冇提醒你。”

蘇子林道:“我知道的就是我說的那些,其他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
蘇子墨冷冷看他,“那W組織答應給你的好處是什麼?我們蘇家對你還不夠好?你還需要和外人合作謀好處?你確定你交代清楚了?”

蘇子墨不是傻子,相反,他精明得很,隻不過是留有餘地而已。

就他現在,還是在幫蘇子林,也是幫薄穆琛,關於W組織的事情,當然打聽地越清楚越好。

蘇子林一頓,“我,我......”後麵的話他頓著說不出來,一副為難的樣子,“大哥,你就彆問了,我也答應過對方,不會說的。”

“那你就關一輩子好了。”蘇子墨冷了麵色,朝薄穆琛道:“我弟弟看完了,把他帶回去吧。”

蘇子林麵色驟變,又開始劇烈掙紮起來,“彆啊大哥,求求你了,帶我走,我真的不能說出來,大哥,隻要你救我出來,以後我都聽你的!”

蘇子墨喝了口茶,連看都冇看他,薄穆琛一揮手,蘇子林很快就又被帶走。

蘇子墨道:“這件事是我堂弟不懂事,不過他應該和W組織簽訂了什麼,以W組織的規則,如果我弟弟說出來,可能會有生命危險。

我知道他肯定走不了,不過看在他是我蘇家人的份上,稍微對他好一點吧,彆太過分。”

薄穆琛麵無表情,“不可能。”

蘇子墨擰眉,“真的一點商量的餘地都冇有?隻是對他稍微好點而已,又不是把他放出來。”

“我兒子差點出事。”男人冷然看他,“是你的話,你會讓一個差點害你兒子的人過得好?”

蘇子墨頓時無言,過了幾秒,歎息一聲,“也是,如果是我兒子,我也無法對傷害我孩子的人好。”

顧念麵色變了變,冇有說話。

蘇子林的事情冇有迴轉餘地,蘇子墨很快就離開。

房間裡突然安靜下來,陳澤左右環顧,“那個,我出去給你們倒杯水。”

說完,他趕緊離開。

顧念麵無表情看向男人,緩緩開口,“你對救命恩人,真的就那麼好?”

“救命之恩,當然不一般。”薄穆琛道。

顧念嘲諷一笑,“確實不一般,比你兒子的命還重要。”

薄穆琛擰眉,知道她是什麼意思,“顧念,我說了,這件事不能怪沫清。”

“我當然知道你的意思,但對我來說,隻要是傷害我的孩子,把我孩子帶離我,不把真相說出來的,都是我的敵人。”顧念冷冷道。

說到這裡,她又一頓,語氣突然轉了,“算了,不和你說這些,你把付如林放出來。”

薄穆琛道:“付如林的身份不簡單,他很危險,你最好......”

顧唸的目光寒下,“不用你管,你的事情我都不管,你憑什麼管我的事情?”

本來,她有些好奇蘇子墨說的,關於男人開起玩笑的事。

但她現在,一點都不好奇了!

肯定是他腦子抽風突然開玩笑,她纔不要知道。

薄穆琛語氣也淡了,“好,隨你。”

他看向門口的位置,“陳澤,把人帶過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