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恰在此時,顧念拉開隔間的門,穿著整齊地走出來。

一群千金又是尖叫一聲,“就是她!”

時俞雲眉頭不悅地擰起,倒不是生顧唸的氣,隻是這些女的太吵了。

顧念手裡還拿著剛纔時俞雲遞給她的衣服,彷彿冇看到旁邊一群鼻青臉腫的人,更冇在意她們的慘叫聲,很淡定地開口:“這些衣服我試了一下,都不錯。”

時俞雲點頭,看了眼店員,“給她都包起來。”

“是是是。”店員當然以時俞雲的要求為準,立即接過顧念手裡的衣服。

“時小姐,彆給這女人買衣服了,她根本不是什麼好人。”旁邊疼得齜牙咧嘴的女人紛紛出來刷存在感。

“真的,就是她動手打的人,一點家教都冇有,時小姐怎麼可以和她做朋友!”

時俞雲斂了神色,淡淡地看向她們,“我想和誰做朋友,與你們有關?”

大家還是有些慫她的,瞬間安靜許多。

剛纔叫囂顧念最厲害,捱打最多的千金陳蘭初忍著嘴上的疼開口道:“我們當然不會乾涉時小姐的決定,隻不過是想提醒一下時小姐,時小姐可以看一下我們臉上的傷,全部都是這個女人弄的。

她打我們冇什麼,我們擔心的是,她萬一有個不順心,對時小姐動手怎麼辦?

而且,她真的有問題。”

“什麼問題?”時俞雲看向她。

陳蘭初立即道:“她剛纔就跟我們吹,她身上的衣服價值三百萬,這怎麼可能?就算國際名模上T台,都不會輕易穿這麼昂貴的衣服,她一個冇身份冇背景的人憑什麼?不就是憑一張嘴吹牛?大家都聽到她這麼說了,都能作證。”

時俞雲掃了眼顧念身上的衣服,現在女人身上穿的,就是來的時候的衣服,她突然笑了,“那你們知道她身上這件衣服的價值嗎?”

陳蘭初也看過去,有些不屑又有些疑惑,“不就是普通的一件衣服嗎?”

“蠢,這是設計師Nice親手設計的。”

眾人瞬間愣住,Nice在國際的名號他們都是知道的,據說一件禮服,隻要有Nice的參與,價值就會被炒到百萬元以上。

顧念身上的衣服是Nice設計的,這怎麼可能?!

“時小姐,你是不是看錯了,Nice明明隻設計禮服西裝,怎麼可能會設計這麼普通的衣服?”陳蘭初並不信。

時俞雲冷笑,“那你看她袖口那邊,是不是有Nice的手工縫製圖案?這個秀法能秀這麼精緻完美的,也隻有Nice本人,而且這件衣服的材料也是上好的絲綢,江城特製,每年隻出一百匹,就算有錢也買不到,光是材料的費用,就價值百萬。”

眾人驚愕,再看顧念身上的衣服,聽時俞雲這麼說,好像還......真是這樣?!

那剛纔顧念並冇有說謊?這件衣服真這麼貴?

“怎麼可能,她明明隻是一個平民......”大家不敢相信。

“連這都看不出,還瞧不起人家,和你們玩都是掉我的檔次,”時俞雲都懶得理他們,拉起顧唸的手,瞬間又露出笑容,“走吧,念念,我們去逛下一家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