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瘋了吧?!”

顧念聽到男人的話後,這是她第一個想法。

薄穆琛是神誌不清醒了,纔想著要去。

“你又不是醫生,病毒中心那麼危險,除了KR病毒之外,還儲藏了很多其他病毒的樣本,致命的病毒多的是,稍有不慎就會死。”

幾人已經在出發的車上,時風坐在前麵,著急著見自己妹妹,而顧念根本拉不住薄穆琛,他又是投資人,又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,讓病毒中心的人也接納他。

她無法,隻能努力說服,“你最好考慮清楚,你隻是一個不懂醫學的普通人而已,病毒可不會因為你是薄家家主,就不敢感染你。”

薄穆琛淡淡開口,“隨便。”

顧念都想給這人一巴掌了,“你的身體纔剛好一些,抵抗力本來就弱,怎麼可以這麼不愛惜自己的身體?

你有冇有想過,要是你出事了薄家怎麼辦?你爺爺又怎麼辦?白髮人送黑髮人嗎?”

薄穆琛看她,“你關心我?”

顧念深吸口氣,看著男人專注的雙眸,心跳突然漏了一拍。

她側過頭,深吸口氣,“我是醫生,當然關心每個病人,而且我都答應過你,會負責你一輩子的健康,眼下你要做這麼危險的決定,我當然要製止。”

“你都做了危險的決定,我為什麼不能?”男人道。

顧念無語了,“我是醫生,我做這個決定,當然是有我的想法。”

“但你精通的醫學裡,冇有關於病毒的。”薄穆琛道:“你精通的是中醫和臨床。”

醫學也分為很多不一樣的版塊,大部分醫生能夠精通一兩個版塊已經不錯,根本不可能有人擅長那麼多。

顧念捏了捏手,心道她的基因剛好和彆人不一樣。

作為可能是‘完美基因計劃’曾經實驗體的顧念,她很清楚自己的天賦到底有多高。

雖然她現在是對病毒學不太懂,但隻要給她一段時間,她保證自己能夠融會貫通,並且學以致用。

但這就冇必要和薄穆琛說了,她隻道:“我心裡有數,不會做冇把握的事,你就彆擔心我了,好好在外麵等我,不要參與這種危險的事。”

去病毒中心,可不是鬨著玩的,就算是常年在裡麵工作的醫療工作者,做再嚴謹的防範,也不能保證自己百分百不會感染病毒。

一旦感染,就是被隔離醫治,但最後的生死......

無人知曉。

顧念正要再分析一下其中的利弊,免得到病毒中心時,她拉不住某個人。

但她後麵一長段的話還冇說完,身體就被人緊緊抱住,擁入懷裡。

顧念身體僵硬不已,想把他推開,但手放在他的腰間時,又使不上力氣。

她覺得自己是被注射了麻醉,而且還是滿滿一管的那種。

不然她怎麼可能動不了,而且大腦都快停止思考了。

男人微微低頭,在女人的耳邊,用隻有兩個人能聽清的聲音緩緩道:“你不用和我說很多,我都懂。”

“但我去。”

顧念:“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