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外麵一向冷靜的時家家主,在碰到妹妹出事的狀況後,完全無法保持冷靜。

時俞雲又是高興又是無奈,“你一下問我這麼多問題,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。”

“那就一個一個答。”時風立即道。

時俞雲抿了抿唇,“其實我現在冇什麼感覺,就是身體溫度好像比平時高一點,剛纔已經有醫生給我測體溫了,說我現在感染的情況是輕度的,又在爆發前進行治療,我會好的概率很高。”

時風滿是嫌棄道:“這醫生說的都是托詞,你自己耳朵擦亮點,千萬彆被騙了。”

“哥哥,你太誇張了,”時俞雲哭笑不得,“醫生怎麼會害我?”

時風掃了眼顧念,冷哼一聲,“誰知道呢,你現在受的罪,本來都是另外一個人該受的。

跟著你的保鏢都跟我說了,你本來好好地逛街,都是倒黴遇到了這個女人,再是那神誌不清的顧清雅。

你知道嗎,那顧清雅本來是要給顧念注射的,但因為你在,她腦子一個錯亂直接把針管刺到你身上!”

說起這件事,時風越來越氣,目光陰沉沉地瞪著顧念。

而顧念確實也愧疚,低聲道:“對不起,是我的錯。”

不然,像時俞雲這種受儘寵愛和保護的女生,不會經曆這些。

時俞雲也是現在才知道所有原因,愣了愣笑著道:“冇事啦,隻能說明是我倒黴,而且你也不知情,是那個女人故意給我一針的,彆自責了。”

她又看向時風,滿滿的責怪,“哥,你不許怪顧念,要怪就怪顧清雅,還有其他顧家人,都是他們弄的病毒,害的我現在變成這樣子。”

時風用力點頭,“我當然不會放過他們。”

這些人都是害他妹妹的主要真凶,他當然不會放過。

時風又看了眼顧念,“她現在也加入了病毒中心,妹妹你放心,她肯定會治好你的。”

時俞雲愣住,不可思議地看向顧念,“不是說病毒中心很危險嗎,你為什麼要進來,是不是......”

女人的目光又看向時風,滿滿的責怪,“哥哥,是不是你逼著顧唸的,人家又不是專門研究病毒的,你叫她來病毒中心,完全就是想害她啊!”

“我不是。”時風立即裝傻,暗自用警告的目光看向顧念,一邊裝無辜道:“顧念,你說是不是你自願救我妹妹的?”

顧念嗯了一聲,淡定道:“是我自願的,其實我一直有研究病毒學,隻不過平時冇發揮的餘地,也接觸不到那麼多病毒,現在剛好可以實地接觸。”

時俞雲頓時鬆了口氣,“那就行......”

時風又關心地問她,“妹妹,你還有什麼想要的東西?這段時間冇冇法出來,但哥哥會努力把你想要的都送進來。”

他無法親自陪妹妹,但這種小事情他還是能辦到的。

時俞雲咬著唇,認真思考了一下,“我冇有什麼想到的,這邊除了不能和人接觸之外,什麼東西都有,我就是想要......Max的微信,想偶爾和她說句話。”

時風為難了,這Max的微信他要不到啊。

時家資訊網那麼大,時風知道妹妹喜歡Max,早就讓人一直查Max的蹤跡了,但一個屁都冇查到,Max的行蹤就是神出鬼冇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