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下意識地,顧念要把男人的手甩開。

這次倒是很輕易地甩開了,但是該看到的,不該看到的,都被看得清清楚楚。

“你,和穆琛哥哥是......”洪慧傻愣愣的開口,從剛纔到現在,她都是一副想象中的愛情徹底幻滅的神態。

顧念立即道:“我剛纔快跌倒,薄穆琛順手扶了我一下,我和他就這種關係而已。”

說完,她自己又快速接話,不給人打斷的機會,“我還有事,先走了,你們慢慢聊。”

顧念以最快的速度離開,走出兩人的視線後,她懊惱地歎口氣。

這下好了,又被薄穆琛的桃花看到她和那男人親近,以後又有一堆破事,女人的嫉妒心是很可怕的。

當然,比起這個,顧念更頭疼的是男人剛纔說的話,他到底是什麼意思?

“美女,迷路了,怎麼往這裡走?”旁邊,一個溫雅的男聲響起。

顧念抬眸,就對上一雙清澈的眼睛。

男人的身高至少有一米九,一身白大褂防護服,露在外麵的皮膚很白,但又不是特彆白,對這裡熟稔的模樣,一看就是工作人員。

“我是路過,要往那裡走。”顧念指了一個方向,她記性很好,走過一遍的路絕對不會認錯。

男人噗嗤一聲笑出來,“你真有趣。”

顧念擰眉,有趣?這有什麼好有趣的?

“我這裡經常會有新來的工作人員過來走錯路,因為這個岔口和下一個很像。

我還得給她們指路,還得提醒她們不能來,這個房間很危險,冇有五年以上經驗的絕對不可以進。

我之前為了防止有人再出錯,想申請換個地方,但裡麵的東西過於危險,也不好再搬,隻能儘量讓人少靠近了。”

男人說著,又看向顧念:“你倒是記性好,冇認錯。

我再考一下你,你是去哪裡?”

“看人。”顧念淡淡回答,說著就要往時俞雲房間那邊走。

男人立即叫住她,“你不是工作人員?是要看正在隔離的病人?”

男人眼裡帶著一抹類似惋惜的神情,顧念很淡定地點頭,“現在還不是。”

“這樣啊,那你現在也彆去了,今天的巡視時間已經到了,你得趕緊離開,如果再晚一點,就是封閉時間,整個基地的人都不能再出去,外麵也不能再進來,現在去消毒的話,還來得及走。”男人道。

顧念搖頭:“我不走,明天開始我就是正式工作人員。”

男人清澈的眼中瞬間出現一抹驚喜的情緒,“這樣啊,難怪你記路記得這麼認真。”

顧念心道,這個她隻是單純記性好而已。

“剛好我這邊處理完,先帶你去消毒,”男人道:“對了,還冇自我介紹,我是藺文博,你叫我副部就行,專門管重要病毒的。”

顧念掃了眼男人掛在身前的小掛牌,上麵是有男人名字和身份的,她估計那些問路的女孩子,都是看到這掛牌,再看男人年輕的臉龐,纔會故意問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