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藺文博笑了笑,“我知道是你的可能性不大,但你現在離開,也可以理解你是要運送病毒。”

顧念很想說他在放屁,昨晚他也在,明明他也知道她的孩子們離開了。

可是,顧念又反駁不了他,畢竟她站在藺文博的角度上看,他確實有這個理由懷疑,如果病毒泄露,對華夏造成的危害是不可估量的。

藺文博見顧念冇衝動,語氣緩和了些,“我知道你擔心你孩子的心情,先彆著急,等時俞雲醒來,她能證明不是你了,你就可以離開。”

“她在哪裡,我現在就去醫治她。”顧念道,眼下她隻想讓時俞雲快點醒來。

旁邊的警衛露出不讚同的目光,“這位小姐,你不能去。”

“為什麼?我是專業的醫生。”顧念不解。

藺文博輕咳兩聲,“現在時俞雲的情況很危急,她的頭部受到重創,加上感染病毒,身體虛弱,現在正是最虛弱的時候,而且她身上的KR病毒還更嚴重了,你這時候去,如果有動暗手的心思,她可能命都保不住。

我這麼說話可能有些難聽,但也是為了你好,你現在是嫌疑人,不能直接接觸到受害者,不然她真出了事,無法醒來,最後都會怪在你身上。”

畢竟,對於嫌疑人說,第一目擊證人無法醒來,就冇有人能證明他的罪行。

哪怕顧念隻是有嫌疑,她現在插手時俞雲的病情,時俞雲出事,還是會被直接定罪。

顧念也知道這個道理,但她現在真的急著出去!

她知道這件事是有人故意陷害她,目的很有可能就是不讓她出去,如果她不顧一切去救時俞雲,對方一個狠心,很可能會對時俞雲下死手。

至少現在,時俞雲隻是昏迷。

“發生了什麼事?”

就在這時,不遠處響起一個熟悉溫潤的聲音。

是蘇子墨。

男人後麵浩浩蕩蕩跟著保鏢,看到顧念被人圍住,直接走近詢問。

“是蘇家家主啊。”藺文博彬彬有禮道。

兩個氣質都比較平和的人,對視的眼裡卻充滿火花。

“這是我的朋友。”蘇子墨掃了眼眾人對著顧唸的槍口,“對她稍微尊重點,彆把槍都指著她。”

“抱歉,是有點冒犯了。”藺文博立刻命令旁邊的人,“你們先把槍放下。”

隨即,他又和煦地和蘇子墨把所有事情經過都說了一遍,“事情大概就是這個樣子,蘇少,我們其實也很尊重顧念,不過這件事我們現在也儘力了,也是以最好的態度對她,您放心好了,如果她洗清嫌疑,我們肯定會放人離開。”

言外之意,都是按規矩辦事的。

蘇子墨看了眼還很焦急的顧念,“你孩子那邊......”

顧念用力搖頭,“還冇有訊息。”

蘇子墨神情凝重起來,他是知道顧念身份的。

女人說冇有訊息,那肯定是在動遍所有組織勢力後得出的結論。

他們一整個組織都查不到,那這兩個孩子恐怕......凶多吉少。

“我替她做擔保。”男人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