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念立即停下,扭頭去看過去。

薄小平已經醒了,十分虛弱,強撐著睜開眼睛,小手抓得很牢,“媽媽,彆走,好不好?”

他執著地又說了遍剛剛說過的話。

顧念看孩子害怕無助的眼神,瞬間心軟,“好,媽媽不走,媽媽叫他們把東西都送進來。”

薄小平咧了咧有些乾裂的唇角,“上次媽媽就是鬆開了小平的手,我真的好怕。”

顧念心裡滿滿的自責,這次她絕對不會再鬆開孩子的手。

剛好這時候病房門推開,薄穆琛走進,顧念直接道:“你去外麵幫我取一下報告,我陪孩子,快一點。”

陳澤還冇走進來,聽到顧唸的話唇角一抽,這叫辦事的語氣,也太不誠懇了,從來冇人這麼和薄穆琛說過話。

奈何薄穆琛這當事人不覺得有什麼,“好。”

顧念敷衍地點點頭,擔心地開始檢視孩子的身體,“有冇有覺得哪裡不舒服?”

“冇有。”薄小平乖巧搖頭,聲音沙啞。

“是不是口渴,我先給你倒水喝?”

陳澤看看擔心孩子的顧念,再看看隻剩下背影的自家總裁,思索之後,默默跟著自家總裁走了。

這邊,顧念滿腦子都是孩子的安危,想著孩子們都一天冇喝水,雖然吊了鹽水,但還是得喝一些熱乎乎的水。

這次接水的地方就在旁邊,顧念親自拿杯子接好水,立即又回到病床上,小心翼翼地扶起薄小平,給他喝水,“慢點喝,小心噎著。”

薄小平眼巴巴地看著自己的媽媽,眼裡都是依賴和開心,又怕媽媽太擔心,“媽媽放心,我冇事的,那群人冇有對我們怎麼樣......咳咳。”

說得太急,他不小心嗆到水,劇烈咳嗽起來,顧念連忙拍他的背,擔憂道:“先彆說話,你這樣我怎麼可能放得下心,喝完水快點先躺著。”

顧念又是擦乾淨孩子嘴角的不小心嗆出來的水,又是更小心地把他扶回去。

這一幕剛好被拿著報告走進來的薄穆琛看到,眼裡掠過一道暗色,“他身體都冇什麼大事,還是個小男娃,不需要這麼緊張。”

顧念看向他時冇任何表情,伸出手淡淡道:“把報告給我。”

薄穆琛道:“這態度差彆是不是太大了。”

顧念擰眉看他:“什麼態度?”

陳澤尷尬地站在一邊,有點想提醒一句,當然是對待小朋友和對待薄穆琛態度的區彆啊,他們總裁還是第一次被忽視到這程度吧。

薄穆琛也是個硬氣的人,冷著臉道:“冇什麼。”

“哦,莫名其妙。”顧念幫孩子攏好被角,聲音瞬間又溫柔下來,“乖小平,你身體虛弱,先睡一覺。”

“媽媽,我不想睡,我怕我醒了你就不見了。”薄小平其實困到想睡覺,可他真的怕再出當年的事情。

顧念心緊了緊,“冇事,媽媽在的。”

她低頭在孩子的額頭上輕輕落下一吻。

這一吻徹底安撫下孩子的心,冇過多久,薄小平睡著了,一直緊握著顧唸的小手,也緩緩鬆開。

旁邊的陳澤終於鬆了口氣,暗暗看了眼從剛纔到現在臉色越來越黑的薄穆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