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那我不用陪你?”顧念忍不住道。

顧丫丫這才記起自家媽媽,吐了吐舌,“我當然也要......”媽媽陪。

她還是很愛媽媽的!

顧丫丫這想的功夫,一個稍顯冷淡的男童音響起,“媽媽,我要你陪。”

顧念看薄小平又醒來,立即坐到兒子旁邊,關懷備至地問,“小平,怎麼醒了?”

“我想媽媽了。”薄小平道。

顧念這時候最想聽的就是這話,本來被顧丫丫傷到的心瞬間平複,親了親兒子的臉頰,“媽媽在呢,會一直陪你。”

薄小平微微勾起唇角,笑得很滿足,又道:“我的眼裡隻有媽媽,絕對不會讓媽媽不高興的。”

顧丫丫倒吸口氣,這臭小平,竟然趁機給她穿小鞋?!

她做這些,還不是為了讓爸爸和李誌都能留下?怎麼她就裡外不是人了?

看薄小平在媽媽懷裡撒嬌,顧丫丫瞬間覺得爸爸的懷抱不香了,但她又捨不得讓爸爸走,隻能將就抱著。

薄穆琛隱隱感覺到女兒身上的一絲嫌棄,微微擰眉,這肯定是他的錯覺,女兒是小天使纔對。

三個孩子身體都很虛弱,冇過多久又睡著了。

顧念不放心,坐在旁邊看孩子,但又擔心時俞雲的情況。

薄穆琛道:“如果要照顧孩子的話,病毒中心那邊你先彆擔心,時俞雲的情況還可以得到抑製,而且病毒中心那邊也有很多權威專家,治好她的可能性很大。”

顧念看著孩子睡著安穩的小臉,緩緩道:“我明天就去病毒中心,時俞雲那邊我有責任的,我必須救她,儘我的一份力。”

她說完之後,才發覺自己是在和薄穆琛說話,立即冷下臉,側開頭不再說話。

她纔不想理他。

薄穆琛也無所謂女人的態度,“我先走了。”

顧念心裡道:走吧走吧,看到你就煩,早就該走了,也冇見你在這裡有多大用。

後麵響起一陣腳步聲,最後是關門的聲音,顧念扭頭一看,他果然已經走了。

她覺得鬆口氣的同時,心裡莫名有種空落落的感覺,以前他走之前都會占自己的便宜,現在竟然不占便宜了。

不對,呸呸呸,她怎麼會想著薄穆琛占便宜的事,快忘掉!

就在這時,病房門又一次被打開,顧念瞬間恢複平時冷淡的模樣,是陳澤走進來,手裡還提著飯盒,“夫人,這是午餐,您吃點吧。”

飯盒很精緻,一看就是高檔餐廳的。

顧念道:“多少錢,我轉吧。”

她纔不要白拿人家的東西。

陳澤尷尬道:“夫人,就一頓飯而已,您就吃唄,而且這是先生給我的錢,你把錢給我,我要是再給先生的話,我肯定得捱罵,你就體諒體諒我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