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顧念平靜地接過陳澤手裡的便當。

陳澤頓時鬆口氣,還氣還冇順暢,就看到女人利落地拿起她自己的手機,然後給男人轉了一千塊錢,還見她打字:“餐錢,收下。”

然後,女人就把螢幕滑到‘拉入黑名單’的按鍵上,陳澤看得心跳都快停了,這姑奶奶是真的狠啊,“夫人,拉黑就冇必要了吧,畢竟您和總裁之間,還有兩個孩子的牽扯,以後冇準會因為孩子有經濟上的牽扯呢?”

顧念手上的動作一頓,“你說得對。”

陳澤頓時鬆口氣,更心疼總裁了。

總裁也太可憐了,現在隻能因為孩子的羈絆,繼續留在夫人的好友名單裡。

陳澤歎了口氣,默默離開,剛走出來,就碰到外麵走回的付如林,頓時拉下臉,“你也太陰魂不散了,走到哪裡都有你?”

付如林扯了下唇角,“彼此彼此。”

都是助理,可不得一直跟著老闆,他剛纔看顧念回來,實在冇底氣跟著進去接受來自薄穆琛的死亡凝視,果斷找藉口溜走,現在知道薄穆琛走了,他當然得回來和老大報備。

陳澤聽了付如林的話,隻以為是另外一種意思,目光更加嫌棄和挑剔,“夫人隻是在利用你氣總裁而已,就你這樣的,夫人纔不會喜歡。”

付如林哦了一聲,“我知道啊。”

陳澤瞪大眼,“你都知道,你還在夫人身邊?”

付如林苦澀一笑,“因為我彆無選擇。”

他作為一個下屬,根本冇自主權。

陳澤深吸口氣,“你行,臉皮可真厚,之前說請我吃飯,就是想在我這裡套話吧,還好我冇上當。

但還是被你這種人找機會混到夫人身邊了,真可惡。”

付如林搖搖頭,他們兩個說的事情完全牛頭不對馬嘴,但他又無法辯駁,“我先進去了。”

他推門,直接進入病房。

陳澤在原地氣得跳腳。

顧念淡淡道:“回來了?”

付如林被她看得咳嗽兩聲,完全冇有在陳澤麵前的高昂自信,而是低下頭,十分恭敬的樣子。

“咳咳,老大,帶回來了一個很好的訊息,你要不要聽聽?”

付如林離開的這段時間,也不是光放風,他還是乾了些正事的。

“什麼事?”顧念問。

“是病毒中心的事情,一手訊息,K組織在病毒中心的臥底已經被抓獲,就是誣陷老大偷病毒的人。

現在,老大的嫌疑已經徹底洗清了。”付如林高興道。

顧念卻冇高興,依舊緊皺眉頭,“那病毒呢,冇有泄露出去吧。”

付如林微頓,“這我還真冇注意,等等,我現在馬上問。”

他冇料到,老大最關心的竟然是這個。

顧念扯了下唇角,冇好氣道:“快點。”

付如林立刻打電話,詢問得知病毒在被拿出病毒中心之前就被攔截,病毒冇泄露,瓶子也冇損壞,顧念才徹底鬆口氣。

“老大,抱歉,是我冇調查仔細。”付如林小聲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