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誌見顧念一直不說話,眸光也逐漸黯淡,苦笑著道:“我沒關係的,這些年在外麵漂泊慣了,這一身傷都不算什麼,就算我現在出院,在外麵流浪,我也不會死的,丫丫,你不用擔心我。”

顧丫丫一聽這話,瞬間同情心氾濫,但又不敢逼著顧念,隻能含著眼淚眼巴巴地看著自己的母親,眼裡寫滿了‘留下他’三個字。

顧念思索一下,淡淡道:“留下來是可以,不過你現在這年紀,孩子們又要學習,你怎麼樣都不合適跟孩子在一起,你學曆也不高,我就給你安排個工作吧,不過地方比較遠,但是包吃住。”

顧丫丫有點抵抗,“媽媽,就不能安排李誌哥哥做我們的保鏢嗎?他的身手很好的,絕對有資格做保鏢。”

顧念唇角微抽,心裡無奈,這傻女兒,才和人家認識幾天,就這麼信任人了,回頭被賣掉也不知道。

不過顧念現在也不想破壞女兒的童真,更不想惡意揣測彆人,至少在李誌出現什麼馬腳之前,她都不會對這少年做什麼。

“現在保鏢已經招滿了,我都覺得有些太多了,李誌年輕氣盛,做保鏢要一直跟著你,但給他的工作就不需要這樣,他可以做自己想做的其他事情。”顧念又開始哄女兒了。

顧丫丫眨巴著眼,“他不能一直跟著丫丫嗎?”

“你一個小屁孩,他跟你一兩天還合適,等時間久了,總會覺得無聊,而且你的李誌哥哥以前就一直在外麵,花花世界這麼精彩,他就該在外麵。”顧念溫和道,又看向李誌,“你說是嗎?”

李平眼裡頓時濃濃的感激,“沒關係,隻要能給我一口飯吃就行。”

顧丫丫還是想李誌留下,不過人家也冇非要留下,自己媽媽又做好了安排,隻能戀戀不捨地點頭,“好吧,李誌哥哥,記得經常來找我們玩。”

“好。”李誌含笑點頭。

顧念暗自收回自己在少年身上的視線,她觀察這麼久,都冇有什麼問題。

最好,隻是她多心。

接下來就讓付如林他們暗自保護孩子了。

顧念正要離開,顧丫丫突然說了一聲,“媽媽,我有關於爸爸的事情要和你說。”

她身體難受睡覺睡多了,都差點忘了。

她還要修複爸爸和媽媽的關係呢!

這件事媽媽一定要知道!

然而,顧念一聽到那男人,就冷了麵色,“我不想聽,以後再說吧。”

“可是,真的很重要......”顧丫丫著急道。

顧念捏了捏女兒的臉頰,“那等我想聽的時候再說。”

顧丫丫迷惘地眨眼,媽媽什麼時候會想聽?

大概過兩天,就會想聽了,顧丫丫心裡憋得不行,這兩天她一定得把這件事告訴媽媽。

顧念已經合上門,離開醫院後,自己開車去病毒中心。

中途,她發現後麵還跟著一輛車,警惕性瞬間提高。

然而,在看到車牌是薄穆琛的,而且車上坐的又是某個男人後,瞬間冷靜下來,自動忽略他們。

一路安靜開到病毒中心,在徹底消毒完之後,幾人纔在等候區見麵。

陳澤冇來,負責幫薄穆琛處理薄氏的事情,來的依舊隻有男人一人。

此時,偌大的房間,隻有他們兩人。

男人穿著嚴嚴實實的防護服,但身上如雪上高峰的氣勢依舊,而且還給人一種乾淨到極致冰冷的感覺,光是坐在那裡,就讓人不自覺看過去。

而顧念低著腦袋,假裝冇看到他,餘光又忍不住看向男人。

薄穆琛緩緩地支著下巴,目光隨意,似是在打量四周,就是不看顧念。

兩個人就像形成某種默契一樣。

顧念覺得有些口渴,拿起杯子打算去倒水,但剛走兩步,她就在地板上一滑,直接往地上摔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