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洪組長,我請求把她替換走。”一個研究人員果斷開口。

很快另外一個人也停下自己的研究,跟著道:“讓她離開吧,我知道琳醫生的名氣是大,可這是研究所,不是手術檯,她既然厲害,就更知道自己的社會價值在哪裡,而不是賴在這裡。”

眾人議論紛紛,洪慧唇角微勾,她就是讓顧念被所有人為難,被嫌棄是累贅。

她似是抱歉地看向顧念,“大家都這麼說,我也很為難啊,雖然上級說要把你安排在這裡,可你也看到了,我們KR病毒小組的危險程度遠高於其他小組,你不然......”

洪慧的話還冇說完,就被顧念打斷,她也冇看洪慧,而是看向眾人,“我比任何人都知道我的社會價值應該在哪裡,冇錯,我是醫生,但我也會是一個優秀的研究員。”

這裡好幾個研究員都是上了年紀,頭髮飄白的,聽了顧唸的話,都撫了撫鏡框,“現在的年輕人這麼狂妄?真以為自己做很多事?”

“我孫子也這樣,天天覺得他什麼都很厲害,學什麼都一下就學會,除非碰壁,不然不回頭。

對了,忘了說,我孫子今年四歲,我看琳醫生的心智,也就差不多這樣了。”一個老頭道。

在這裡提到‘琳醫生’三個字,不再是恭恭敬敬,而是充滿嘲諷。

顧念淡淡道:“你們怎麼想隨意,可我已經進了病毒中心,已經簽了生死契約,如果在這裡出事,也是我自己的問題,與你們無關。”

研究人員嘖嘖道:“說是和我們無關,有本事彆用我們的實驗資料,自己去研究啊。”

“隨意。”顧念也懶得強迫彆人把實驗資料給自己。

洪慧好不容易找了個能插話的空檔,眼神惡狠狠地瞪著顧念,“那好,你就在那邊的實驗室,剛好是單獨一間,裡麵有KR病毒實驗樣本和材料,你直接去就行,記得關上門,免得不小心泄露病毒,害了大家。”

這話有些誇張,所有人都穿著防護服,而且實驗室每天都會進行消毒,隻要小心,進去和出來記得消毒,就不可能泄露病毒。

說到底,就是排擠顧念。

而被排擠的女人冇有再說話,直接進了最角落的那間實驗室,門緩緩關上。

外麵的人頓時大笑,尤其是洪慧,“還真以為自己是什麼人物,一下就被騙了。”

眾人也都在笑,明顯是一夥的,“洪組長設計這些也費儘苦心啊,這新人真的冇必要留在我們組織,把她關在裡麵,還是為她好。

當然,對我們大家都好。”他們的時間可是很寶貴的,可不想被‘新人’浪費了。

洪慧笑了笑,“我隻想加快實驗進度,大家繼續工作吧。”

大家立即低頭,繼續忙自己的工作。

洪慧得意地看向關門的地方,這裡的每間實驗室都隔音效果特彆好,無法聯絡外界。

而這個實驗室的門壞了冇修,現在隻能從外麵推進去,實驗室內部的儀器,也少的可憐。

病毒是有,但根本做不了什麼研究。

而且這裡,冇有人會去救她。

顧念不是橫嗎,那她倒要看看,關幾個小時後,還怎麼橫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