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洪慧正想象著,顧念發現自己被關在實驗室裡後會有多慌張,突然一個研究人員的尖叫聲打斷她的想法。

“啊!”

洪慧回過神,眼裡掠過一抹不耐,扭頭看去還是一個資深的研究人員喊的。

那人叫範成剛,年紀五十多,在病毒中心呆了至少有十幾年,按理說,資曆老的人什麼場麵的冇見過?做個實驗還慌成這樣,不知道的還以為那人見鬼了。

但對於前輩,洪慧麵上還是裝作恭敬的樣子,走到旁邊‘關切’地問,“範前輩,怎麼了?”

範成剛頭頂中心冇有頭髮,標準的地中海,此時額頭上佈滿汗珠,眼睛瞪到極致,一臉恐慌地看著實驗台上,一個正在加熱的燒瓶的位置,瓶子裡是淺綠色的液體,他喃喃道:“完了,完了,快跑,安排所有人員立即撤離......”

洪慧就覺得這人八成是瘋了,好端端的有什麼好跑的?還說什麼安排所有人員立即撤離?

不過是一個在加熱的液體,有必要慌成這樣?

旁邊的研究人員也一頭問號,“前輩(教授),為什麼要走?”

範成剛搖頭,快速解釋,“我們研究的不是KR病毒變異體嗎?我本來是想測試一下市麵上一些常見抑製KR病毒的藥物,對KR病毒變異體的抑製率有多高,然後......”

“然後你把兩種溶液加在一起,並且加熱了?”洪慧扯了扯唇角,“拜托教授,藥劑和藥劑的反應是在一定溫度下的,我們是人類,你如果要模仿在人體內的反應,應該是放在恒溫箱裡操作,而不是把兩種溶液都倒在一起,再放在燒杯裡加熱,現在都燒到沸騰了,不管結果怎麼樣,你這實驗都是失敗的。”

人體內的溫度,怎麼可能達到溶液的沸點?

這麼基礎的道理她都能理解,這教授在這裡玩過家家浪費資源呢。

範成剛慌亂地搖頭,“不是,並不是這樣子,我之前在常溫環境下做過實驗,也在恒溫下進行過實驗,是這兩種溶劑混合後有問題,會突然............”

“突然什麼?”在場的所有人都疑惑不解。

不過實驗做多了,什麼千奇百怪的實驗結果他們都做過,所以眼下隻是有些好奇。

範成剛教授道:“兩種溶液交彙後,在短時間內溫度突然降低,達到0度,並且KR病毒的變異體在這時活性反而達到最高,這和我之前看到的關於KR病毒的資料並不一樣。

因為KR病毒在0度的時候,活性最低,但變異體卻剛好相反,0度的時候反而活性更高,我就想試一試,誰知道,這變異體能扛多少的溫度。

所以,我先選擇加熱測試,達到60攝氏度的時候,病毒活性開始變低,我原本以為病毒已經趨近死亡,就加溫到了一百攝氏度,誰知道......病毒體內的活性突然又提高,而且溶液體積突然變成原來兩倍不止!”

大家的眉頭紛紛擰起起,“兩倍?這怎麼可能?這溶液裡有水分,你加熱後,水肯定是越燒越少,就算病毒繁殖,也不可能短時間內膨脹這麼倍。”

範成剛睜著眼慌亂道:“我也疑惑,就去測試了一下裡麵的成分,誰知道,裡麵的病毒竟然吸收了空氣裡大量的氧氣,並且和KR病毒的治療藥物發生反應,產生大量熱量......這就是膨脹的原因!我計算了一下,等熱量到一定程度,就會,就會......”

他突然捂著腦袋,“就會爆炸的啊,大家快跑!這溶液產生的熱量比烈性炸彈還強!整個病毒中心都會被毀的,快走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