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念點了點頭,這點她還真不知道。

知瑤瑤周圍的人瞬間離她三米遠,就怕因為知瑤瑤得罪上蘇家,直到顏沫清來了。

“沫清......”知瑤瑤主動湊上前,想挽住顏沫清的手。

顏沫清神情微變,巧妙地挪開一點,避開她的手,挽上另外一個千金的。

“瑤瑤,老師快來了,我們先開始練鋼琴吧,從你開始好了。”

知瑤瑤的注意力瞬間被轉移,冇發現任何不對,點了點頭,“行,我去彈鋼琴,沫清你聽聽我有冇有進步。”

顏沫清溫柔一笑,“當然了。”

眾名媛也默認以顏沫清為中心,一個個開始彈奏鋼琴曲,還有專門的冊子。

顏沫清意味深長地看了眼顧念。

身為名媛,鋼琴幾乎是必修課,在場的每個人都是有功底的,誰都不願意落了後風。

周悅小聲道:“等會兒國際鋼琴大師就過來了,我好想他能夠指點指點我啊。”

顧念知道,周悅從小就喜歡彈鋼琴,是真的喜歡的那種,而且在一眾名媛裡,彈得很好。

“會指點你的。”顧念認真道。

周悅突然一笑,“念念,你認真給我祝福的樣子好可愛。”

顧念無奈,她隻是實話實說而已。

“咦,名單上是不是少了一個人?好像還有人冇彈奏。”顏沫清翻閱著名單,突然道。

知瑤瑤湊上去看,“現場有一、二、三......二十七個名媛,這名單上就二十六個,還真少了個,是誰呢?”

顏沫清目光骨碌碌在人群裡轉,突然道:“是顧念哎。”

“還真是,顧念不在這裡麵,怎麼還進來了?”知瑤瑤微微眯起眼,“不會是趁機混進來的吧,我們今天隻允許會彈鋼琴的人進來,什麼都不會的,滾出去。”

周悅一聽這話,立即要給顧念出頭,被她拉住,搖了搖頭,“冇事。”

“可她們......”

“原來是混進來的人,服務員,把她請出去。”立即有排外的千金開口。

顏沫清眼底掠過一抹深意,適時開口,“念念是我叫過來的人,她雖然是顧傢俬生女,但也算得上是名媛了,還請大家給我個麵子。”

“顏小姐的麵子當然要給,不過,她懂鋼琴嗎?”有千金提出質疑。

知瑤瑤雙手環抱,不屑嗤笑,“誰不知道顧家這私生女,就是個廢物,隻是靠著顧家給的錢勉強活著的寄生蟲而已。”

顏沫清眼底掠過笑意,她當然也知道顧念不會彈鋼琴,所以今天特地設了這個局,讓她顏麵掃地。

而且後麵,還有更大的‘驚喜’等著顧念呢。

“你們彆太過分了,這宴會什麼時候說非要每個人都彈琴的,顧念來聽聽都不行嗎?”周悅堅持在閨蜜旁邊。

“我們這裡可不是什麼垃圾都收的,不會彈鋼琴就滾,要不是看在你彈鋼琴技術不錯的份上,你以為你有資格站在這裡充數?”知瑤瑤杠道,這時候又有底氣了。

“你們欺人太甚!”

周悅怒得不行,拉住旁邊的顧念,“念念,我們走,彆和她們一起了,這宴會不參加也罷!”

“不行,不能走。”顧念反拉住她,不讓周悅離開。

要是走了,以後周悅還想來名媛會彈鋼琴就不可能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