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到了清理室,扭頭一看,薄穆琛果然也跟了過來。

這裡有一個消毒間,在消毒十分鐘後,就可以進入旁邊隔離的房間,處理傷口。

消毒間不大,就是兩排麵對麵的坐檯,兩邊都能坐人,顧念和薄穆琛一人一邊,誰都冇先開口。

氣氛一直沉默,顧念盯著時間看,隻覺得這十分鐘好漫長,她盯了半天,才隻過去五分鐘。

想了想,顧念還是先開口了,“剛纔範成剛前輩說的話,你彆太在意,他誤會我們了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薄穆琛淡淡道。

顧念點頭,把心裡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排除,人家薄穆琛都冇亂想,她就更冇必要瞎想了。

其實她現在對薄穆琛......也不知道是什麼想法。

她其實有些恨他,因為他冇護好小平,但恨不起來,在她離開病毒中心的時候,是他抓住了K組織的奸細。

說他眼裡隻有美人,和很多女人糾纏不清,到病毒中心後還和一個突然冒出來的洪慧曖昧,可在正事麵前,他會先顧著正事,還有在等候廳內的那個突然挪開兩厘米的三百斤座椅,她就覺得是他挪開的。

總覺得,他和她認知裡的他不太一樣。

她想討厭他,又討厭不起來。

顧念頓了頓,思索了一下道:“晚點,我們找時間澄清我們的關係吧。”

薄穆琛淡淡道:“不需要澄清。”

顧念一愣,“不澄清,這不太好吧。”

男人道:“在外麵,我們依舊沒關係。

不過現在你我都在病毒中心,在他們麵前都有歸屬的話,可以擋掉很多不必要的桃花,專心做自己的事情,不然很麻煩。

或者,你還想在這裡再浪費時間處理桃花。”

薄穆琛眉頭輕輕擰起,但又努力放平。

顧念扯了下唇角,忍不住吐槽,“擋桃花?你怕不是忘了洪慧,我當初都聽到了,她可是願意給你做小的,就算你真有老婆,她也能下得去手。”

她微微一頓,又道:“不過你說得也對,其他桃花還是能擋的,洪慧那個是進入春季盛開的爛桃花,彆的人都很正常,我也確實想一心試驗。”

而且,澄清也挺麻煩的。

她伸出一隻手,“那就這樣吧,在病毒中心裡,我們暫時假扮一下夫妻,握手代表協議達成。”

薄穆琛並冇握上去,顧念還以為是他自己突然中途反悔,直到男人說,“你燙傷的是這隻手。”

顧念一愣,她也才發現,時間過去久了,都已經不是很疼了,“冇事,可以握的。”

“換一隻。”男人簡潔冷淡地說。

顧念無奈,隻能聽他的,換了一隻手。

兩手相握,協議達成。

顧念心跳了兩下,在那次協議結婚後,他們再一次協議假裝結婚。

但這次,總覺得有哪裡不一樣。

薄穆琛看著兩人握著的手,心裡微歎,到外麵,他不會再管她。

不過這裡,她還是老實點,做她想做的事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