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唸的口罩在手上,薄穆琛的口罩是被他突然摘下的,她嘖嘖一聲,某人進入角色的速度比她快多了。

心裡暗地吐槽,麵上顧念更加害羞,立即把口罩戴上,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

“我先去處理傷口,對了,誇你一下,實驗記錄做得很詳細,每個重點都寫到了,也冇寫不必要的,很完美。

完美到不像新人做的,我都不需要再做一次實驗補充記錄。”範成剛道。

他這個人很直接,有什麼不好的地方,他會直接說出來,有好的地方,他也會直接說明。

“謝謝前輩誇獎。”顧念含笑道。

範成剛道:“繼續努力,千萬不要就此驕傲,研究這一行業最忌諱這個,我先去外麵拿材料,你回去後繼續做實驗,彆因為自己丈夫在旁邊,忘了正事。”

顧念當然不會驕傲,更不可能因為薄穆琛而忘了她的目標。

不過,在範成剛離開後,她還是忍不住看向薄穆琛,跟他小小地炫耀一下,“怎麼樣,我天賦好吧,哪怕你在旁邊盯著我,我一樣可以做的很好。”

薄穆琛淡淡勾唇,很喜歡她這模樣,又一次讓他接觸到不一樣的她,“加油。”

“那當然!”

薄穆琛離開後,顧念纔想起來自己本來是要和他說其他話的。

怎麼莫名其妙,變成適應她和薄穆琛‘偽裝夫妻’的關係,改稱呼,適應性親吻了。

顧念拿出手機,給薄穆琛發了個訊息,這也是她開始想和他說的。

顧念:“晚上,一起吃飯。”

顧唸的臉莫名又紅了。

他們剛分開,就約定晚上吃飯,感覺就像是剛在一起的情侶一樣。

但實際上,顧念隻是為昭告所有人她和薄穆琛的關係而已。

隻是一起吃飯而已,又不是什麼大事,她曾經都給薄穆琛做過不知道多少頓飯。

顧念腦海裡掠過曾經和男人在一起的許多回憶,曾經想起這些的時候,心裡冇有任何波瀾。

現在再想起來,似乎,哪裡又有些不一樣了。

好像,她有些喜歡上曾經的回憶了。

顧念回過神,低頭再看向手機,薄穆琛還冇回覆,而時間又過去兩分鐘了。

顧念莫名有些慌。

他會不會是看到,覺得她有什麼其他想法,所以特地邀請他吃飯的?

不然,薄穆琛都會很快回覆的。

就像她曾經給他發訊息,全是正事,或者關於孩子的正事,男人幾乎都是秒回,就這條看著不正經。

他會不會覺得她對他有想法?畢竟剛纔她確實很主動地改了稱呼,在他親吻她的時候,主動稍稍靠前。

顧念思索著把她完整的想法都說出來,免得他誤會。

可這都過去兩分鐘,她要說的話,早該說了,現在發過去會不會給人一種欲蓋彌彰的感覺?

在這時,男人也把他的訊息發了過來。

顧念看到訊息......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