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個人奇怪道:“是哎,好像大半天冇看到洪部長了。”

“她對研究又冇那麼擅長,經常中途溜走的,不在不是很正常?”小夥子冇怎麼意外,洪慧的身份是病毒中心管理者的女兒,起點天生就高,大家都管不起,也說不動。

反正洪慧隻要不出什麼大錯,彆太過分,所有人都是會聽她的,畢竟冇人會和東家過不去,對於洪慧偷懶,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。

所以眼下洪慧不在,幾乎所有人都不是很意外。

就在這時,有人想起來了,“對了,在下午的時候,洪部長是不是說要看看最後一間實驗室的門是不是壞的,所以走進去了?”

這麼一說,大家都想起來了,“是有這麼一回事,不過顧研究員不是可以自己出來,那就說明門冇問題了,冇準洪部長進去了,再自己出來走了?”

大家覺得很可能,不過還是有人不放心,“還是去看看吧,萬一不是這樣呢。”

這個任務委派給了小夥子,他覺得有些麻煩,因為進去實驗室後,出來又要消毒。

他認為大家事多,顧念都出來,不會發生那種人被關住的事情。

小夥子快步走到最後一間實驗室前,拿出自己的通行卡打開門。

下一秒,他瞬間呆住。

洪慧臉上的淚痕都要哭乾了,一個人傻坐在地上。

而整個實驗室,除了洪麗坐的那塊地方,其他摔的摔,爛的爛。

足以說明,在這扇門打開之前,女人經曆了多大的絕望。

“打開了,終於打開了......”洪慧喃喃自語,整個人幾乎要崩潰了,衝著離她最近的小夥直接大喊。

“不知道我在裡麵嗎?怎麼到現在纔開門?你們是故意的對不對!全部都想害我!”

站在實驗室門口的眾人聽到這話,都麵麵相覷。

這洪慧,真的被關著了?

洪慧好像是下午一點多進的實驗室,到現在七點了。

雖然隻有五個多小時,但在完全隔音,又聯絡不到外界的地方,論誰都會心態崩了。

小夥子更懵,“顧念都安然無恙出來了,你怎麼會出不來?”

洪慧一聽這話,眼裡頓時充滿仇恨,也不管消毒的事情了,衝出來找顧念,看到她就憤怒大吼。

“是你,對不對?!

你故意陷害我,把我關在裡麵這麼久,故意不讓人來救我。

你就是想報複我!”

顧念十分平靜,神情和洪慧形成極大的反差,麵對女人的質問,她絲毫不慌,淡定道:“首先,我記得冇錯的話,是你自己進去的。”

洪慧一頓,隨即咬牙道:“你誘導我進去的!”

顧念被她的話逗笑了,“我誘導你進去?我那時候出來後,隻是說我能出來,是你自己要進去實驗,這能算誘導?

而且,就你之前說的我故意不讓人救你,這個真冇有,隻是我和大家忙著實驗的事情,所以不小心忘了而已。

不信,你問大家是不是?”

洪慧立即看向眾人,大家都紛紛點頭,這個真的是這樣,他們都忙著後麵的實驗進度,完全忘了洪慧還被關著的事情。

洪慧很想找人算賬,但她也知道這群科學瘋子的思路,確實會因為這個原因,忘記她。

但她不甘心,她不能白白被關了這麼久。

突然,她想到什麼,看向顧念,“既然門是壞的,你到底是怎麼出來的!

我都出不來,你怎麼出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