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聞言,大家也紛紛看向顧念,同樣很好奇顧唸到底是怎麼出來的。

顧念十分淡定地開口,“我就這麼出來的,也冇做什麼啊?”

“不可能,你肯定做了什麼!”洪慧尖銳道,滿臉不信。

“本來就是這樣,不信的話,我可以再實驗一次。”

顧念說完,直接走進最後一個實驗室的門,並且關上。

不到兩秒,門再次打開,顧念又走了出來。

這下眾人都懵圈了,紛紛不敢置信,“你到底是怎麼出來的?”

顧念道:“我就是拿出我的通行卡,刷了一下,然後就出來了。”

說著,她拿出了自己的那張通行卡,還是一張嶄新的新卡。

洪慧一把奪過來,直接走進那道門裡,不過在關門前特地說了一句,“如果三十秒內我冇出來,你們幫忙把門打開。”

她怕自己出不來。

眾人紛紛點頭,他們也十分好奇。

很快洪慧再次走進那間實驗室內,不到十秒,她也很快出來。

女人手裡拿的是顧唸的通行卡,麵上滿是疑惑,“真的可以出來,用我的通行卡就不行,怎麼會這樣?”

按理說,洪慧用自己的通行卡,能出入的地方應該比顧念多,現在這個門是壞的,洪慧的通行卡用不了,顧唸的反而能用。

女人迷惑不解,先收下顧唸的那張卡,“我回頭讓人查一下,順便修好最後一個實驗室的門。”

顧念麵上絲毫不慌,其實這個卡是改過權限的萬能卡,不管什麼門都能打開,不過在病毒中心的人眼裡,就像是卡在係統bug上的卡,到時候會被回收。

不過,下次就不能直接用萬能卡了,很容易出事的。

顧念心裡有些難受。

突然,她的手被拉了一下,抬頭一看,是薄穆琛的手,握住了她的。

“冇事的。”薄穆琛道。

不得不說,和他協議在一起後,男人的一舉一動似乎都很暖心,像是察覺到妻子不對勁及時安慰的丈夫。

嘖嘖,比演技,她還是差他一籌。

這裡的事情解決,洪慧也注意到薄穆琛在這裡,更注意到兩人之間的曖昧,不悅地走上前,“顧念,你離穆琛哥哥這麼近乾什麼,又想在這裡勾引他,滾遠點!”

洪慧已經把薄穆琛看成是自己的囊中物,自然容不得其他女人靠近。

顧念聞言,嗤笑一聲,“我哪裡勾引他了?他本來就是我的丈夫。”

“什麼?”洪慧一愣,冇想到這女人直接說了出來。

她深呼吸,還抱著一抹期待地看向薄穆琛,“穆琛哥哥,這女人在胡說對不對,明明之前你們兩個在一起的時候,距離還這麼遠。”

顧念淡定開口,“那是因為我們當時鬨了些矛盾,所以故意疏遠彼此,現在我們已經和好,當然又膩歪起來了。”

洪慧瞪她,眼睛通紅,此時的她比把她關了一天還委屈,“你給我閉嘴!我要穆琛哥哥說話,不要聽你這個女人在這裡廢話!”

薄穆琛快速又直接地開口,“她說的都對。”

顧念揚了揚下巴,雖然她知道這些話都是假的,但打擊洪慧這種自以為是的千金大小姐,用這種手段最爽了。

“你們!”洪慧怒氣沖沖地指著兩人,難過到了極致,轉身直接跑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