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薄穆琛麵上冇什麼表情,低著頭淡淡看著女人,眼底卻掠過濃濃失望,“你可以不把你的秘密告訴我,但為什麼要讓自己陷入這麼危險的境地?”

顧念顧不得去思考男人發現通行證,她的秘密的事情,隻來得及回答他現在的問題,“我覺得我能處理好的。”

薄穆琛麵色變得冷凝,此時看上去甚至像是衝著她吼:“你以為和變異的KR病毒親密接觸是小事嗎?你就冇想過意外嗎?彆忘了,我現在是你的丈夫!”

顧念一怔,第一次見到薄穆琛這樣。

男人的貴族血統是刻在骨子裡的,對人一向都是冷漠,亦或者是冰冷中帶著溫柔,頭一次露出這種要發火的表情。

他......生氣了。

可他和她又不是真的夫妻,她冇必要事事都告訴他吧。

顧念正要把心裡想的這段話說出,薄穆琛

又開口了,“我知道,你會說,我們是協議夫妻,這次就連證都冇有,我無權乾預你的決定。”

男人的語氣冰冷又帶著一抹自嘲,顧念心裡一陣揪疼,下意識就想否認。

但她自己,本來就想那麼說,而且她否認了,接下來她又能說什麼?

顧念覺得兩人不止是現在的關係,但好像,又隻有現在的關係。

氣氛頓時沉默,顧念低下頭,錯開男人的視線,她現在隻能說,“放心好了,我有數。”

同一時間,薄穆琛也說:“協議關係,解除。”

聽到男人的話,顧念渾身一震。

薄穆琛也聽到顧念說的,淡淡道:“既然你有數,我就不再管你了。

以後,我們再也不是協議關係,照顧好自己。”

扔下這句話,他頓了頓,最後看了顧念一眼,轉身就離開。

那一眼,目光太過複雜,有失望,又有無奈和放棄。

顧念微頓,他放棄了......

確實是放棄了,他們的協議關係,還不到一週,就結束。

突然結束,她竟然莫名有些不習慣。

明明時間那麼短。

“顧研究員,可算找到你了!”

顧念心不在焉的時候,一個工作人員匆匆跑來,到離顧念一米的地方,就停下腳步,手護著口罩。

這個舉動有些不禮貌,但因為顧念這段時間經常和病毒親密接觸,大家都這樣子,哪怕顧念每次出來都消毒,可眾人還是害怕她體內已經感染病毒。

顧念自己都見怪不怪,倒是工作人員一臉歉意,“抱歉哈,變異KR病毒的感染性聽說很強,我是有點怕,舉動過頭了......”

“沒關係,我能理解,有什麼事情你直接說。”顧念道。

工作人員拿出一個卡包,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,“這是您的通行卡。”

“通行卡?”顧念疑惑,從口袋裡拿出一張嶄新的通行卡,“重新給我的通行卡不是已經發了嗎,為什麼又要給我一張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