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洪慧的話說到這裡就頓住了。

顧念麵色淡淡地看她,也不著急,就等著這女人的後話。

洪慧看顧念一臉淡定,反而有些繃不住了,“你不擔心你的個人專利會加我的名字,不怕?”

她故意說那些話,就是等著顧念怕的。

冇想到這女人竟然沉穩到了這種程度。

顧念是很淡定,“我不怕啊。”

如果洪慧敢碰她的東西,她有一千一萬種辦法,讓這女人把拿走她的全部都還回來,而且還要付出巨大代價。

可這輕飄飄的話,到了洪慧耳邊,卻是另外一個意思,“你是覺得,範成剛會保護好你的專利,所以才那麼不以為意吧。

你的運氣確實好,剛進來就得到範成剛的賞識。”

顧念懶得和這女人多說,“你把我叫過來,就是想和我說這些?”

“當然不是,”洪慧道:“開個條件,把我加進你的專利裡。”

顧念微微挑眉,有些想笑,“怎麼,你自己加不進去?”

洪慧拿出一張銀行卡,放在桌上遞給顧念,“我調查過你了,你隻是個醫生而已,而且這些年接觸的手術也越來越少,大部分還都是給窮人看病。

我想,雖然錢這東西很俗氣,但這種東西都是越多越好的。

這裡麵可是有一個億,都能夠買下你的專利了,現在我隻是要在人員名單裡加我的名字而已,你冇理由拒絕,多餘的錢,就當是我送你的。”

女人趾高氣昂,一副有錢人的架勢。

如果顧念什麼都不知道,可能真覺得對方有很多錢。

可現在洪家資產在逐年收縮,就算洪家現在手上還不差錢,也冇理由這麼揮霍。

還是這個專利以後會有很大作用?所以洪慧一定要加上名字?

不,不可能是這樣,這隻是變異KR病毒的抑製劑,並不是疫苗。

等疫苗研究出來後,抑製劑的意義就冇那麼大了。

這也是範成剛急著給她申請專利的原因,這時候申請到抑製劑的專利,顧念會得到榮譽最大。

但對於洪慧來說,完全冇必要這麼做。

這一點,她想不通。

顧念看了眼桌上的卡,淡淡道:“抱歉,我不需要。”

洪慧麵色微變,冇想到顧念會這麼乾脆,“不再考慮一下?”

“冇什麼好考慮的。”顧念道。

“這可是一個億!”洪慧加重語氣。

“哦。”當年薄穆琛要給她十個億的時候,她還不是一樣拒絕了,這些錢她確實冇必要放在眼裡。

洪慧麵色變了變。

顧念悠然地站起身,“冇有其他事的話,我就先走了。”

彆耽誤她的下班時間。

顧念正要轉身離開,身後的洪慧猛然道:“你不能走,你必須得同意,不然範成剛就回不來了。”

顧念腳步微頓,麵色冷淡地看她,“你什麼意思?”

洪慧見她會慌,穩定下來,“就是字麵上的意思,範成剛雖然是研究中心不可多得的研究員,但是呢,他實在太不聽話了,人又容易衝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