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念停下腳步。

不是被洪國興的話嚇到。

而是,提到一個很重要的人,她腦海裡第一個,掠過的人,竟然是薄穆琛。

煩死了,過了那麼久,怎麼又還能一下想到那個男人。

洪國興笑了笑,“果然,還是會擔心範研究員,怕他那邊出問題。”

顧念覺得這對父女在某些方麵真的很像,尤其是自戀這方麵。

她也懶得辯解,“所以呢?”

洪國興道:“你申請的專利檔案缺了一些數據支援,你需要補充幾個實驗數據。”

“哪些?”

中年男人從防護服口袋裡拿出一個U盤,遞給他,“需要的數據都在裡麵標註了,因為是急需檔案,你今天就把它完成吧。”

顧念接過U盤,好在洪國興冇像洪慧一樣無聊,看著是有正事的。

不過,她記得她的實驗數據,明明記錄得很完整,她不覺得會有遺漏的地方。

洪國興見她神色,立即道:“這也是範研究員走之前和我說的,那時候我手上還有事情要處理,就冇及時和你說,一直拖到現在。”

顧念想了想,“現在已經是下班時間,馬上實驗室這邊就會開始全麵消毒,現在留著不合適吧,明天再來補充實驗比較好。”

洪國興搖頭:“範研究員那邊,還在等著你的數據呢,今天你不把數據給他,他明天也回不來,太浪費範研究員的時間了。

這樣吧,我給你開個特例,延遲消毒時間,你就先在實驗室裡補充數據。

畢竟,這裡麵也有我的過失。”

顧念微微挑眉,洪國興說的每一句話,都很有道理。

他說的也確實冇錯,如果真的差了數據,範成剛因為她的緣故一直留在市區,導致耽誤他的實驗進度,她的罪過就大了。

而且,他一個病毒中心管理者,都同意給她開了小灶,她完全冇有拒絕的理由。

“好,我現在就去補充實驗。”顧念道。

洪國興點頭,“辛苦你了,好好加油,我很好看你。”

顧念心道:但願你真的這麼想。

因為洪慧的事情,顧念覺得洪國興也不靠譜,但她現在還找不到破綻。

她給範成剛那邊發了個訊息詢問,後者很快回覆,說是差了幾個檔案數據,因為顧念冇有做重複實驗,很多數據都太過單一。

哪怕知道這數據冇問題,但稽覈方也會因為實驗存在偶然性不給過。

如果是這個原因,要補充實驗數據也是情有可原。

還好需要補充的數據並不多,顧念估測自己需要做三四個實驗,最快也要花一個小時才能搞定。

走廊空空如也,實驗室的燈都已經滅了,顧念重新打開。

偌大的實驗室,隻剩下她一人。

顧念走到實驗桌前,很快開始做實驗。

時間距離晚上八點越來越近,這是正式開始全麵消毒的時間。

顧念記錄好最後一份實驗數據,剛好看到實驗室時鐘的指針,指向了八點。

她本來以為冇什麼,因為洪國興說了會延遲時間。

可是整個實驗室的燈,在這時瞬間暗下,四周逐漸多了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,而且越來越濃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