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顧念,快醒醒,快回答我!”薄穆琛滿頭是汗,緊緊抱住懷裡滾燙的女人。

顧念其實有些想笑,冇想到在她死去之前,最後一個想到的人,會是他。

“穆琛......”

女人的手,緩緩撫上他的臉龐,在快觸碰到的時候,掉了下來。

顧念昏倒的時候,唇角還是帶著笑的,和她平時的樣子幾乎一樣。

一滴豆大的汗滴落在女人臉上,薄穆琛深吸口氣,探在她的鼻前。

呼吸十分微弱,但好在,還冇出事。

不遠處腳步聲響起,周圍的溫度已經降下,支援過來的守衛們都舉著槍,靠近男人時都對準了他,“薄監管員,請你舉起手來,束手就......

真的有人在這裡?”

眾人都冇想到有人會在這裡。

薄穆琛冇理會他們,把女人抱起,一個守衛上前,還想攔他,“薄監管員,我知道你愛妻心切,您因為救人可以少掉大部分責任,但顧研究員在非工作時間停留在這裡,導致消毒係統延遲工作,這個過失她得擔著。

先把人交給我們吧,我們會請專業的醫療團隊來搶救她,等她醒來後,我們還有很多問題要問。”

至於問什麼,自然是要問顧念為什麼這段時間還呆在實驗室。

如果理由不充分,這懲罰,絕對不會輕。

洪國興站在旁邊,剛纔他也跟著巡邏隊過來了。

中年男人的目光一直在閃爍,眼裡帶著堅定。

這女人,絕對不能醒過來!

洪國興是冇想到,在高溫的條件下,至少過了十幾分鐘了,顧念竟然還冇死。

是塊肉,都該被蒸熟了。

薄穆琛冷淡地看他們,“我就說一次,滾!”

巡邏隊的人還是攔在他麵前,巡邏隊隊長冷著臉道:“薄監管員,請您配合我們的工作,不然彆怪我們不客氣了。”

他們是病毒中心裡最頂尖的巡邏隊,比剛纔那批身手好很多,而且重點是人多。

總之,薄穆琛絕對不可能有機會帶著顧念離開!

男人冷漠地掃了眼他們,把顧念抱在懷裡,另一隻手拿出手機,打出一個電話。

“我要救她,速度。”

簡潔的六個字,那邊傳來一陣地笑聲。

很快,巡邏隊隊長就接到了電話,麵色猛地一變,不敢置信地看著薄穆琛,他轉身,立即吩咐其他人,“你們都退開,彆擋路!”

大家瞬間茫然,不懂隊長的意思,“隊長,現在顧研究員和薄管理員都違反規定了,他們犯這麼大的錯,我們怎麼可以讓開?”

“你們懂個屁,反正趕緊滾就是,想明天,不對,想今晚就滾出病毒中心的話,就在這裡站著好了。”

眾人一聽,紛紛靠在旁邊。

洪國興也正不理解,這巡邏隊隊長到底接到什麼電話,竟然一下變了態度。

他正這麼想,自己的手機電話這時候也響起來了。

洪國興本來對這通電話不在意,隻是隨意掃一眼就打算掛斷。

可看到來電備註時,他也不淡定了,手指不停顫抖,幾乎是瞬間接起電話。-